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科技新闻>>正文

潮流中国-我们觉得:一定要在耳机这样的品类中去做一个品牌

【王俊凯粉末大片】

佈局科技賦能新商業情報NBT李威:美元基金二期要專註在科技賦能賽道,BUTTONS是囊括在這種變化之內的嗎?

而且,我覺得這樣的品牌不會怕別人抄襲,因為抄襲只是山寨與模仿,我的品牌、文化積澱和傳遞的精神層面的東西是沒有辦法山寨的。而且我特別希望BUTTONS在中國能夠成功。如果這個品牌在中國成功了,在海外也成功了,它就會是一個由中國年輕人與美國年輕人一同參與打造的具有文化融合屬性的國際品牌。

艾渝:對於特斯聯來講,最重要的是找到多種場景組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大腦來統一決策。這是我們最感興趣,也是現在正在做的一件事情。一旦這個能夠做成功,你再向下去賣每一個解決方案的時候,就完全不一樣了。

我們在國際化上有投資的合作伙伴、業務上的合作伙伴、政府的合作伙伴、文化領域的合作伙伴。我們在海外的佈局就要開始出來了。我覺得你明年再看,可能你會經常看到我們有很多新的,類似於這樣的很有趣的新的發佈會。

艾渝:我們在這個項目上面做得可能與別的投資還是不太一樣,別的投資我們可能更多的是一個財務投資人的角色,在這個項目上,我們實際不只是一個投資人,而是與他們一起創造。因為我們在對很多事情的看法、對產品的理解、對人群的把握上,都有很多相近之處。對我們團隊而言,這是自己孵化出來的一個項目,也很有感情。

艾渝:我覺得未來像如何把消費電子、技術與時尚相結合也是一個方向。對BUTTONS的投資是一個很好、很完美的融合。科技賦能不一定只是冷冰冰的科技,不一定就是一個工程師天天埋頭寫算法。科技也可以是以人為本的,有溫度的,讓你能看得見摸得著的。

Beats原來是代表了文化和潮流的消費電子品牌,但是30億賣給蘋果之後,它就往技術這邊傾斜了,這沒有什麼對和錯,但我覺得這個領域中少了一些精神上的東西。一個Beats值30億美金。可能我們在耳機這個品類上要超過Beats,同時,我們在每個品類上都要做到跟這個一樣大,這還是挺大的一件事。我們覺得蠻有意思的。

新商業情報NBT李威:在這個過程當中,你和光大控股新經濟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我們在這個事情上思考了兩三年,我們覺得一定要在耳機這樣的品類中去做一個品牌,讓大家帶上就覺得我好有個性。為什麼?因為你花差不多的錢多買一件衣服、一雙鞋,為什麼不能為自己增加一個新的可以讓自己看起來很潮的品類,像耳機、眼鏡、手錶?這一塊正好和中國現在的趨勢相契合,這個時間點切入進來是非常好的。

LA本身是潮流發源地,很多全球的頂級品牌都是從那裡引爆,然後被引入到國內,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還是把BUTTONS的品牌發源地放在了美國。在國內國外都有一些明星會推出一個產品來快速收割自己的粉絲。我們更願意為每個與我們合作的明星背後的人群,提供符合他們群體或圈層潮流的產品。

艾渝:是,我們認為未來是殊途同歸的,你要做一個最大的局,它到最後一定是整個生態都覆蓋的。就像阿裡、騰訊以前是從C端做的,它們做得太成功了,現在也全面轉型,往B端在走。其實我們不管從投資到金融,還是到我們的產品,可能剛開始我們的基因在2B、2G很強,然後在那塊做起來了以後,同時我們也會去擴生態的合作的東西。我們覺得包括特斯聯本身,也是會讓它變成一個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艾渝:與特斯聯還不完全一樣。特斯聯可能更多是我們完全孵化以後全職在做的。但這個可能在產品發行方面還是會以will他們為主,我們會提供更多資源和整體的一些協調。本身BUTTONS未來也跟特斯聯會有合作,在一些硬件技術、AI方面,兩邊團隊也都已經在合作了。

可能BUTTONS的客戶就是中國的中產階級,這四億人有消費能力,對生活品質有要求、對質量有要求、對品牌有要求,不願意買假貨。這個基數就已經夠大了。你想,這四億人里最終如果有一千萬人選擇買你的耳機,均價按照一千來算,銷售額就是一百個億。

新商業情報NBT李威:文娛和消費未來會怎麼去做?

在中國做這件事的門檻太高了,要調動技術、2B、2G各種資源,將智慧社區、智慧交通、智慧消防、無人駕駛等眾多場景的數據進行整合。全世界範圍內都想做這件事,但我覺得可能最先是在中國實現突破,因為中國場景最豐富、數據最豐富、數據成本低、法律政策也支持。

放到大公司也是一樣。為什麼B現在落後於AT,就在於AT不斷的豐富自己的維度,通過投資,通過各種途徑將自己變成了一個巨無霸。這個時候你跟他打,確實是很難打贏。你說你只有一個東西做得好,你就最後會被擠壓到一隅。所以,我覺得未來在中國要取得成功,一定是高維打低維的,一定是我說的跨界的新物種。

當提升到一個全球化層面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在中國能跟你競爭的對手越來越少。你疊加了2B、2G、技術的維度,疊加了金融、疊加了創新、疊加了國際化等等維度之後,就會發現一個維度別人也可以做,但全部都合在一起的時候,別人會很難和你競爭。

艾渝:首先要有我們的產品亮相,然後要得到市場的認可。其實我們在正式發佈BUTTONS耳機之前,已經在京東、天貓等渠道上放出了一些產品進行市場測試。你現在可以看到很多明星都在用我們的這個產品,自發地給我們拍照宣傳。這說明大家是真的很喜歡這個東西,只有他覺得好,才會去用,去推薦。這是第一。

國內的消費大賽道中,不同傳統品類里也都紛紛誕生了新的品牌。這種趨勢也是艾渝更深度介入BUTTONS這個項目的宏觀背景。最終新品牌的成敗還是會取決於自身的產品力,即是否能夠為目標用戶提供滿足其使用需求的產品。在此基礎上,潮流和文化元素才能夠幫助其快速獲得用戶的認可,建立品牌影響力。

新商業情報NBT李威:BUTTONS的這種參與程度,與特斯聯是一樣的嗎?

艾渝認為,球鞋文化的興起說明,中國消費者已經開始從單純的追求功能性滿足,進入到追求文化潮流的階段。耳機、眼鏡、手錶等很多消費電子的品類都有機會被賦予文化潮流層面的內涵,成為年輕人宣揚個性的載體。“大家開始通過一些經常使用的產品,去尋求對自身個性的宣揚,這一點在年輕一代中表現得尤為明顯。”

BUTTONS的產品都將是未來AIoT生態中的一個個節點,接入特斯聯的場景及平臺後,將為BUTTONS提供支撐和幫助,為其提供連接各個節點,融入到AIoT生態中。這樣,BUTTONS本身會保持比較輕的運營,只需要專註於2C產品的研發,把握好產品的創業和質量。

當技術不成熟的時候,大家都要投資做技術的公司。技術一旦成熟,你一定投資的是解決方案公司和能夠應用技術的公司。就像語音交互、AR/VR等技術,未來一定是成熟的,關鍵是如何做一款好的產品出來。Apple Watch和買一個國產智能手環都能監測心率、睡眠,為什麼還會有人買前者?因為你買的是它的設計、體驗和品牌。

而且,大家玩手機本質是通過手機搭載的網絡聊微信、玩游戲,它的價值更多在於網絡連接,而不是手機本身。所以我覺得在手機上能做的有限,最好的結合路徑可能就是像華為的保時捷版本一樣,走“技術+品牌”這樣的模型。

艾渝:純粹的文娛現在確實是有收縮,因為這兩年整個政策環境的原因。那麼我們已經投了的文娛項目,也在積極整合,幫助他們去進行一些轉型。消費這一塊,我們可能未來會更關註消費和技術的結合品類,或者以新的技術為驅動的營銷模式變革,可能背後都會有一個技術的基因在裡面。

艾渝:2020年又是一個新的開始。在我的要求下,今年年會臨時將主題改成了“下一個十年”,我想給我的團隊講一講下一個十年的事。如果你覺得未來十年以後,萬物就是互聯的,人工智能肯定在那裡。機器替代人類、自動駕駛、AR/VR都會成熟,在今天你就要早點入場去做這個東西。

新商業情報NBT李威:特斯聯其實代表了光大控股新經濟在AIoT領域的核心佈局,那您覺得BUTTONS在AIoT生態下會扮演什麼角色?

BUTTONS也是建立在兩位創始人對此的底層共識上。will.i.am認為,艾渝和他的團隊在產業認知、資源協同、國際化等方面具備跨界綜合能力與素養,這是達成合作的底層邏輯。艾渝則看到了中國市場孕育而出的時尚消費賽道的潛在機遇,進而期望利用兩位創始人的優勢建立一個全新的國際化潮流+科技品牌。

艾渝:應該暫時不會。可能跟我們生態相關的,我們會以各種方式把它融入其中。現在有很多的支持和資源能夠給到特斯聯,讓它變成一個平臺級的公司,很多技術公司都通過我來接入。原來是通過流量接入,現在是通過場景接入,能夠掌握越多的場景,自然會有越來越多的技術公司都願意接入我們的平臺,那我就又能賦能他們。

新商業情報NBT李威:就是讓別人能夠通過我選擇的東西,馬上瞭解到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BUTTONS不只是耳機新商業情報NBT李威:BUTTONS的3年計劃,打算如何一步一步落地?

第二就是我們在明年可能會推出更豐富的產品矩陣,將耳機產品劃分成高端、中端和運動款,以此來捕捉不同層次的顧客。同時,我們也會選擇與一些頂級品牌、潮牌做聯名款。我們提供我們的技術能力和供應鏈能力,大的品牌給我們增加一些潮流文化內涵,然後大家聯合把這個東西做出來。

艾渝:以前,特斯聯主要是以2B和2G為主,2C這塊我們其實一直沒有去觸碰,因為中國做智能硬件的公司很多,但大多數也都沒成功。如果只拼性價比的話,可能也就一個小米能夠成功。但是,現在小米把手機業務拿掉,智能硬件業務其實也還支撐不起它現在的體量。

艾渝:我個人覺得科技潮牌這件事,在手機和電腦這兩個品類上比較難實現。因為這個兩個東西的功能性需求太強了。你的手機設計地特別漂亮,但它就是特別卡,也連不上5G,什麼也用不了,別人的手機很醜,但是速度快,你就會覺得別人的更好。

艾渝:我覺得是供求關係的變化在產生影響。20年前,全中國的基金就這麼一兩個,就坐在那裡,所有的項目都來找你。現在市場上好的創業者,好的公司沒有那麼多,基金比他們都多。投資人現在是乙方,一邊要去LP那募資,一邊要搶好的項目。

我們覺得如果想在消費電子領域在追求功能性的同時,還存在另外一條不同的路,就是將技術和潮流文化結合起來,瞄準細分領域做到最好,然後加入文化的元素。未來我們的可穿戴設備將不只有耳機,還會有一些別的產品。

年輕人需要個性與品牌新商業情報NBT李威:BUTTONS最後會成為一個什麼樣的品牌?會在耳機之外擴展別的品類嗎?

我覺得未來不管是創業者也好,投資者也好,一定是跨界的,一定是新物種。企業家和投資人這個身份如果能混合、能夠跨界是最好的,可能他爆發出來的力量會更大。我們做投資與創業者交流的是世界觀、格局、使命和願景,你再成為創業者,這些內容就會成為你的優勢。反過來,在創業過程中遇到的很多問題,會幫助你對創業有更深刻的理解。

我們自己能做好特斯聯,對這個行業上下游的瞭解一定比其它投資人多。同時,我再去和上下游的公司談投資的時候,他們也願意我來幫助他們,因為我們不只是一個投資人,是真真正正在和他合伙幹活,你給出的價格他都會覺得便宜。

12月8日在杭州舉辦的新品發佈會是BUTTONS的2020年規劃中佈局中國市場的關鍵環節,也是BUTTONS全球發佈計劃的重要一站。接下來,BUTTONS還將在英國和日本進行發佈。在艾渝的介紹中,BUTTONS的目標是成為一個關於消費電子的時尚生活方式品牌,將文化、時尚和潮流融入到科技產品中。

艾渝:最近我們其實還是比較聚焦特斯聯上下游相關的。因為它在AIoT這塊突破非常快,而且我們現在國際化走得也很快。我們發現大家對應用場景的需求渴望非常大,特別是在國外很多的地方。

新商業情報NBT李威:兩個入口級的公司你都選擇了親自下場,未來還會親自操盤嗎?

我們從零開始做私募股權投資,現在做到一千億的管理規模,其中新經濟領域資產管理規模近三百億,怎麼做成的?同樣都是做投資人的時候,我們自己會去做最基礎的工作,做商業運營,自己去做總經理,建立起一個高維打低維的壁壘,護城河做得足夠深,才能跟別人不一樣。只做投資,你很難建立這樣的壁壘。

在這個過程中,will.i.am將釋放其在創意領域的獨特優勢以及明星流量。而另一端,同為BUTTONS品牌聯合創始人的艾渝,將更多在戰略及資源調配上給予will.i.am支持,而且將不限於技術、供應鏈、渠道等,甚至是基於物聯網、雲服務的產品場景接入。

我們感覺有一些技術就差那麼一點,你說這個技術有沒有?有,不完美,有些解決方案也不完美。所以我們最近會去跟我們的技術合作伙伴在全球範圍內去尋找最好的技術、更完美的替代品,通過投資與合作將其引入到我們的解決方案里來。在芯片、算法上也會與一些公司進行聯合開發。

新商業情報NBT李威:特斯聯專註2B、2G,BUTTONS是2C的,你其實是布了一個更大的局?

Fenty Beauty成功背後的歸因既包含了蕾哈娜個人所具備的潮流文化上的強大影響力,更有產品本身使用體驗的升級,比如針對不同膚色的人群,Fenty Beauty推出了不同類型的產品來滿足他們的需求。

為一個品牌付出溢價是為了什麼?就是為了得到一個自己個性的展示。以前有個階段,我們穿名牌的時候都不希望上面有品牌LOGO的露出,這兩年反而是LOGO越大越好,現在的年輕人就想告訴你,這是我的個性,我就是要宣揚自己,要潮。

新商業情報NBT李威:國際化其實也是美元第二期基金定位上比較重要的一點,然後為什麼要在這個階段有這樣一個定位?

“真正5G的建設還需要兩年到三年才能完成,之後才會真正引爆AIoT。在這之前,很多前沿的技術和產品就得做了。我今天就開始佈局,有一天5G成熟了,爆發了,我還是能夠給我的消費者提供最新的技術、最好的產品。”艾渝認為,在這樣的時間節點下,提前建立起來的品牌價值會帶來更高的溢價。

艾渝:這個特別重要。品牌的溢價其實是在這裡,我認為中國現在需要這個東西。這麼多的年輕人不僅需要功能性方面的滿足,也需要有自己的個性,需要品牌。為什麼球鞋能夠火起來?就是因為有這種需求。但是,耳機這麼大的一個剛需市場,卻並沒有產品能滿足這種需求。

“我和will.i.am對這個項目思考了很久,之前也已經做過一些嘗試,這次是正式把它定下來,基本制訂好了未來3年的計劃。”BUTTONS品牌聯合創始人是艾渝在投資人、特斯聯CEO之外的又一個身份。儘管發佈會已經結束,艾渝在談到BUTTONS時,依然難掩眼中的興奮。

耳機是BUTTONS率先推出的產品。究其原因,一方面,黑眼豆豆組合成員will.i.am是BUTTONS的聯合創始人,耳機成為本身就與音樂有著天然連接屬性的產品,有了從潮流文化上進行引爆的切入點。另一方面,will.i.am曾經參與創立的Beats品牌,被蘋果公司以30億美元收購後,在全球範圍都缺少一個在電子可穿戴設備品類中特立獨行的潮流+科技品牌。

新商業情報NBT李威:特斯聯如何完成從硬件驅動的階段向解決方案驅動的階段過渡?

新商業情報NBT李威:你的這種選擇,是不是也和大環境的變化有關係?

艾渝:我們就覺得一定要在全世界範圍內去競爭。世界很大,我覺得我們要走出去,我們也有這個能力走出去。以前的中國公司可能是在國內穩扎穩打走了好多年,然後才進行國際化。但我們從第一天設計這個架構的時候,就是一個全球化的架構。

艾渝:我們確實看到社會變化特別快,整個經濟各方面都在快速變化。你有沒有發現,到了今年各行各業只要做成功的,都有一個很大的共同點,就是要具有跨界的能力。很難說我原來是做工廠的,我未來就會一直做工廠。

某種程度上,BUTTONS與特斯聯成為了光大控股新經濟佈局5G時代下AIOT生態的兩個核心抓手,BUTTONS負責抓住C端的場景,而特斯聯負責抓住B端場景。二者切入的場景,又將成為光大控股新經濟所有佈局的入海口,逆流而上進行拆解,將為艾渝和他的團隊提供更為明確的投資邏輯。

我們今天還會更關註細分領域中的算法公司、AI公司,利用我們的場景跟他們進行聯合研發。我們今天在大數據和AI這塊,跟很多頂級公司進行聯合研發,開發出來了很多的聚焦各種場景的平臺。這一塊變成了我們的一個最核心的競爭力,明年我們的收入應該很大部分來自於這一塊。

新商業情報NBT李威:您最近在關註與此相關的項目?

這個時候如果你還是只具備冷兵器的能力,拿著步槍去打仗,已經不行了。現在要像一個立體化的集團軍一樣作戰,要有航空母艦、要有衛星、要有導彈,要能發動立體戰爭。做投資的人要更懂產業,做產業的人都要成為融資高手。

我們則是在第一天做BUTTONS的時候,就是一個融合了潮流文化的品牌,我這個品牌又可以與其他品牌進行合作,而不是我先做了一款耳機,然後再去加上一個Gucci的品牌。回到本質就是,你到底要靠做一個特別結實的包把它賣出一個好價格,還是做一個特別好的品牌,像LV一樣,把它買一個好價格。

做一個新物種新商業情報NBT李威:所以5G帶來的窗口期就這麼長時間,你必須投資、創業兩條腿走路,才可能趕上騰訊、阿裡的步伐?

艾渝:它會變成一個消費電子的時尚生活方式品牌。在幾年以後,也許提到最大的消費電子品牌你會想到蘋果,而我希望如果提到最時尚、最受年輕一代青睞的消費電子品牌,應該有可能就會是BUTTONS。我覺得它一定是這麼一個定位。這個市場現在太大了,比當年做Beats耳機還大。我們在看好幾個其他的品類,比如像手錶、智能背包或者眼鏡等,接下來會推出。

蕾哈娜(Rihanna)創辦的美妝品牌Fenty Beauty是艾渝看到的一個將潮流文化註入到產品中的成功案例。2016年,蕾哈娜與LVMH簽訂合作協議,通過和LVMH旗下美妝品牌孵化器Kendo合作,打造出潮牌Fenty Beauty,在2年後就已經實現了近6億美金的銷售額。

新商業情報NBT李威:你所強調的技術與潮流的結合,很像手機廠商今年經常會提到的科技潮牌,您怎麼理解科技潮牌這個概念?技術與潮流的恰當結合方式是什麼?

新商業情報NBT李威:我看你的計劃可能都是三年三年這樣去制定,有沒有去想三年以後的事?

我們花了整整一年多的時間來進行產品的打磨。我們的產品有行業最大直徑發音結構單元,它的音質、降噪性能也都爭取做到市場上最好的。如果你體驗一下我們的耳機,你會發現我們的產品真的在產品力上是跟別人不一樣的。然後我們會與潮流文化中的領袖一同加速市場的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