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科技新闻>>正文

公司车辆-但如果共享汽车平台挪用了押金还不上

【吉娜为婆婆庆生】

對用戶來說,租賃一輛燃油汽車還是一輛新能源汽車,都是同一種生活方式,還要多承擔一份押金無法退還的風險。

途歌科技香港有限公司還實際掌控了內地多家融資公司,分別是卓尼商詩(天津)科技有限公司、卓尼商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途歌融資租賃(天津)有限公司、途歌商業保理(天津)有限公司。

汽車租賃成本80元/天,停車成本30元/天,加上油電、運維成本。以途歌為例,一輛途歌用車如果在停車場閑置3個月,單是在深圳社區的停車費便超3000元。

面對高昂的運營成本,邊際成本效應弱,規模化過程風險倍增的態勢,中國內的共享汽車還需要很長的路要走,至少無法忽視共享汽車目前難以盈利的事實。

在緩解城市交通壓力、解決大氣污染等痛點上,共享汽車並沒有讓我們看到曙光。

共享汽車“墳場”絕不止浙江一家,從即將上映的紀錄片《無處安放——共享汽車墳場》預告來看,共享汽車“墳場”的秘密也將被“狠狠”撕開。

儘管曾獲得拓璞基金、真格格基、凱欣資本等6次數百萬元融資,在入局時機、拉攏投資的任何一環都未掉隊。

途歌科技香港有限公司更像是一個註冊地在香港、便利資本中轉的公司,去年1月,王利峰將北京途歌的股權出質給卓尼商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出質股權為1000萬人民幣。

今年9月24日,途歌出行應用母公司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已經成為最高人民法院公示的失信公司。

9月25日,途歌出行的官網無法訪問,用戶退還押金流程舉步維艱。

途歌,曾被認為是共享汽車領域的領軍之一,它的倒下給了共享汽車行業沉重一擊。

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專家邱寶昌認為“如果是出於主觀惡意,為了侵占用戶押金而挪用,這屬於刑事犯罪;如果由於經營困難,處於維持經營的目的而挪動押金,這屬於經濟糾紛和違約。但如果共享汽車平臺挪用了押金還不上,則要承擔民事責任。”

只有當周轉率足夠大時,才能實現基本的盈虧平衡。

01 從資本青睞到“資本荒”,共享汽車只花了2年

圖片來自艾瑞咨詢EZZY的創始人付強曾談到實際運營過程中,EZZY每做一單都要賠錢,過高的運營成本和狹窄的盈利通道最終拖垮了公司。

一旦各地的共享汽車“墳場”被撕開,共享汽車行業又將經歷一次大動蕩。

圖片來自網絡共享汽車並不是“新物種”。說白了,共享汽車玩的就是“分時租賃”的把戲。

從2017年的共享汽車元年到2019年紛紛傳來倒閉消息,留給共享汽車掙扎的時日不多了。

12月,途歌原法人下落不明,押金無處可退。

對比滴滴等出行平臺,共享汽車重金投入、利潤微薄。

面對涉案公司旗下無可支配財產,用戶追討押金遙遙無期。

今年7月,母公司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變更為石玉蓮,此人之前沒有在途歌擔任過中高層職務,顯然是料理後事的“羔羊”。

倒閉的不止途歌,還有友友租車、EZZY、Car2Go等也紛紛退場。

共享汽車,一個被資本相中的共享項目,如今成為“燙手山芋”,高歌猛進之勢已成為昨日黃昏。

破產倒閉、拖欠押金、驚現“墳場”,不再是資本寵兒的共享汽車還有戲嗎?

德國的案例或許會令人感到沮喪。共享汽車在德國推行10年來,未取得減少私家車數量的預期效果。

共享汽車墳場,圖片來自網絡2019年,共享汽車難捱。這個冬天,多家媒體曝光浙江嘉興地區藏著一個巨大的共享汽車墳場,成千上萬的廢舊共享汽車“躺”在這裡。

而從商業的角度來看,即使資本保持一以貫之的高度熱情,持續砸錢註入共享汽車行業,也不可能再打磨出共享汽車屆的“神州出租”。

一是乘上了“共享經濟”這陣東風,“風口之上,豬都能起飛”的道理,世人皆知。

知未科技製圖從我們整理的投融資表格來看,共享汽車的融資行動主要集中於2017年—2018年,其中2017年也被冠以“共享汽車元年”。

但這一筆生意,怎麼會走到“巨虧破產”的地步呢?

02 把“共享汽車”當幌子歷史驚人相似,共享汽車的垮臺,也如共享單車ofo一樣留下了押金的爛攤子。

模式硬傷,盈利無期。04 留給共享汽車的“時日”並不多

藉著“共享經濟”這陣東風,共享汽車貼上了“共享汽車”的標簽。

途歌母公司以及各區域子公司外,還實際控股途歌科技香港有限公司,途歌CEO王利峰為執行董事。

因途歌公司名下涉案的案件數量眾多,且公司名下沒有登記在冊的房產和車輛,銀行卡賬戶也沒有剩餘可控金額,所以“無財產可供執行”。

一手好牌,也沒能救下塗歌,只留下押金難退。

而王利峰又是卓尼商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實際控股人,一番操作後,王利峰套現1000萬。

圖片來自艾瑞咨詢車輛規模和車輛運營周轉率是決定共享汽車成敗的兩大決定性因素。根據運營公式:分時租賃平臺收入= 單車收入 * 車輛規模,得到車輛周轉率越高,則單車收入越高;分時租賃平臺成本=車輛規模 * 單車成本,分時租賃平臺成本隨車輛規模擴大而增大。

看似風光無限,但實際共享汽車的風口期極為短暫。2019年以來,共享汽車幾乎已拉不動融資。

03 “共享汽車”看似風光坦白說,共享汽車的商業模式就是“低價整體買入,再分時租出去”,其實賺的就是“中間差價”。

但大多數初創企業根本熬不過這一關。

有人甚至認為,途歌本意並不是在於共享汽車的運營,而是背後的資本運作。套出押金進行二次投資、理財,從而實現盈利。

共享汽車成本投入主要包括車輛購置、運營網點建設、車輛保險投入的固定成本,以及車輛折損、停車費用、技術開發維護費用、車輛管理費用、用戶端營銷費用等運營成本。

破產倒閉、拖欠押金、驚現“墳場”,不再是資本寵兒的共享汽車還有戲嗎?

換句話說,共享汽車對於緩解交通壓力的作用——杯水車薪。

目前,對於押金的三方監管力度微乎其微,通過簡單的資本運用,完全可以調配押金。

多數共享汽車創業公司止步於天使輪、A輪,可見共享汽車“雷聲大於雨點”。

如今,等待多數共享汽車創業公司的是“如何把挪用的押金窟窿補上”。

共享汽車並不是“新物種”,只不過被共享經濟“點燃”,如今又將熄滅了。

而營收幾乎來自於租金,但壓制滴滴等共享出行類的對手,共享汽車的租賃價格壓到了網約車、出租車的一半。

曾為緩解城市污染、城市交通詬病等痛點,解決痛點到成為痛點的區別不過是,多了幾座“墳場”。

從2017年交通運輸部、住房城鄉建設部在《關於促進小微型客車租賃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對分時租賃的定義來看:這是一種以分鐘或小才等為計價單位,利用移動互聯網、全球定位信息技術構建建網絡服務平臺,為用戶提供小微型客車自助式車輛預定、車輛取還、費用結算為主要方式的小微型客車租賃服務。

究竟共享汽車對緩解交通壓力的作用如何?

二是搭上了“新能源汽車”的快車,雙重風口、加之政策扶持,共享汽車深受資本眷顧。

歷史總是驚人相似。共享單車“墳場”還未清理,共享汽車已經倒下。

共享汽車與以往的分時租賃有何區別?

到目前為止,監管層面對用戶押金的滯留期沒有明文規定,用戶押金安全存在隱形的風險。

編者按:本文來自知未網,作者 童四四,36氪經授權發佈。

深圳市前海途歌汽車租賃有限公司也被最高人民法院列為失信公司,創始人王利峰淪為“老賴”,被強制限制消費。

把共享汽車作為融資的幌子,開設多家融資公司進行資金運作,一旦危機四伏,便轉移資產離開。

這正是我們俗稱的“共享汽車”。共享汽車的本質是汽車租賃市場的垂直細分,作為一種新型的互聯網B2C汽車租賃服務,在社會屬性和經濟屬性上契模式合未來出方式;在產品上具有租期靈活,用戶選擇性強,價格偏低等優點,同時租車流程簡單,租-用-還過程在線全流程化,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