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科技新闻>>正文

大学本科-张韫喆的选择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爱泼斯坦死亡之谜】

“沒有人願意在‘一棵樹上吊死’,會嘗試走走不同的道路。張韞喆的選擇並不值得大驚小怪,這隻是個人的選擇,只要合理合法,都值得尊重。這也是時代發展、社會開放、個人自信的表現。”

“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對於張韞喆的選擇,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不一而足。筆者認為,從宏觀的社會層面來說,他一定程度上浪費了社會上稀缺的教育資源,不值得褒揚。但是從個人角度而言,這是個人的選擇,無論對錯,值得尊重。

越來越多類似“博士讀專科”“碩士讀本科”案例的出現,也讓大家看到,現在個人的選擇已經越來越多樣,很多人不願意在“一棵樹上吊死”,會嘗試走走不同的道路。從這個角度而言,張韞喆的選擇並不值得大驚小怪,這隻是個人的選擇,只要合理合法,都值得尊重。這也是時代發展、社會開放、個人自信的表現。

為了實現學醫的夢想,26歲的浙江大學化學碩士張韞喆今年重新高考,並於近日拿到了山東中醫葯大學中醫養生專業本科的錄取通知書。據他本人稱,他一直想學醫,卻陰差陽錯學了化學。雖然家人堅決反對,但他堅持重新高考,併成功圓夢。

但從另一角度來看,如今社會的選擇已經多元,以前不可思議的事逐漸變得稀疏平常。舉例來說,今年,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博士朱駿(化名),在畢業工作6年後卻選擇參加安徽省高職專科的分類考試,報考安徽醫學高等專科學校的口腔醫學專業。最終他取得了文化課滿分、校考第一名的成績,開始了3年的全日制學習。

讀完本科再讀碩士是很多人的夢想。張韞喆反其道而行,讀完碩士再讀本科,一定程度上是可惜的,但體現了他的自信。因為學歷、專業沒有絕對之分,一定程度上的“回爐”,並不是壞事,甚至可以成為“奇兵”。也許,化學領域少一個張韞喆並不能改變什麼,但是在中醫養生專業,憑藉著這股執著的勁頭,張韞喆或許可以攪動一江春水呢?

對於碩士教育,國家和社會都傾註了不少的資源,寄予很高的期望。經過碩士階段的學習,在自己熟悉的領域一般會有一定的積累,為將來的深造、科研、工作等打下了基礎。只要一門心思繼續鑽研下去,完全有可能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取得一定的成績,為社會作出貢獻。如今張韞喆碩士畢業後,卻選擇“打道回府”讀本科,這就意味著此前學校在張韞喆身上的各種投入基本上就打水漂了,沒有實現應有的價值,得到應有的產出。

碩士“回爐”報考本科,這在全國非常少見,自然引起了社會的關註,表揚和批評之聲皆有之。很多人認為,張韞喆的選擇成本太高,重讀本科,意味著從頭開始,之前學的大部分專業知識都沒啥用處了;也有很多人拍手稱贊,認為張韞喆敢於放棄從前的一切成就,不忘初心,聽從自己內心的想法,堅定地選擇自己的人生道路,這是個人的自由,無可厚非。

社會上無需為高學歷“回爐”而擔憂,因為這隻是個案,並沒有成為一種社會現象。最應該憂慮的是,如今很多學生的心浮氣躁,這山望著那山高,不再深入地學習和專研,這才是值得憂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