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科技新闻>>正文

长安-蝶形花科槐属的国槐

【坐冰桶内打麻将】

物種筆記任崇喜步行上班,經常從一排槐樹下走過。這個季節,一樹樹黃色小花,花色明麗,一簇簇、一片片,掛在茂密的綠葉間,有別樣的風情。

槐的家族,成員眾多,我們常見的,有國槐、龍爪槐,有刺槐、香花槐以及毛洋槐等。

刺槐得名,是因枝上的托葉刺。刺槐原生於北美洲,18世紀末引入中國,故稱洋槐。暮春夏初,串串洋槐花,垂掛在綠葉間,潔白如雪,朴素明亮,鄉村的空氣中,瀰漫著素雅的清香,沁人心脾。

作為本土樹種,槐的種植歷史悠久。《花鏡》中說:“人多庭前植之,一取其蔭,一取三槐吉兆,期許子孫三公之意。”

“面三槐,三公位焉”。周朝大力提倡種植槐樹,並把槐樹喻為國家的棟梁。“蓬山高價傳新韻,槐市芳年挹盛名。”漢代長安讀書人聚會、貿易之地,因多槐而得名“槐市”,“列槐樹數百行為隊,無牆屋,諸生塑望會此市,各持其郡所出貨物及經傳書記、笙磬樂器,相與買賣。雍容揖讓,侃侃誾誾,或論議槐下”。“綠槐十二街,渙散馳輪蹄”“輕衣德馬槐蔭路,漸近東華漸少塵”……由長安通往秦川各地的大道兩側,所種槐樹被稱為“官槐”。

龍爪槐,勝在造型,像空中盤旋的飛龍,小枝若垂柳,大枝如北方壯漢,集江南溫婉與北方粗獷於一身,有異樣的氣質。

香花槐,是刺槐的栽培變種,屬於喬木,而毛洋槐則屬於灌木。香花槐和毛洋槐的花,都是玫瑰紅色。

國槐花期長,有七八十天,從夏日逶迤至秋。“落日長安道,秋槐滿地花”,可見它花期之長。“七下八上”,盛夏的平原雨水充沛,幾場雨下來,國槐綠葉更加明亮起來。一串串淡黃花,掩映在深綠色的樹葉當中,搖蕩心旌。站在樹下細細品來,可嗅到隱隱的藥香。

“榆槐夾路,薇花對溪”,“樹之能為蔭者,非槐即榆”。在北方,常見的土著樹木,莫過於楊柳榆槐。蝶形花科槐屬的國槐,枝葉細密,樹冠飽滿,主幹挺拔,樹身飽經滄桑。國槐羽狀複葉,長橢圓形,深綠色,葉片薄而柔軟。春天發芽時,圓而小的嫩綠葉片,在黝黑虯曲的枝幹上,極其醒目。夏天,槐樹葉舒展。摘一片綠葉,對折含於唇間,使勁吸氣,發出的響亮聲音,清脆如柳笛。秋天的槐葉金黃,有薄亮的質感,在淡淡的秋陽下,明麗一片。冬天的槐樹,露出黑的本色,虯曲蒼勁的枝條,橫斜在空中,凸顯瘦硬的骨感。

在花香漸少的盛夏,國槐陸續開起黃白的花束,紛繁,細碎,卻蔚然成一種氣勢。

唐宋時代,用槐葉做成冷淘、熱淘及槐葉餅等美食。杜甫這樣描述:“青青高槐葉,採掇付中廚。新面來近市,汁滓宛相俱。入鼎悉過熟,加餐愁欲無。碧鮮俱照箸,香飯兼苞蘆。經齒冷於雪,勸人投比珠……”宋代蘇軾,曾攜白酒鱸魚拜見詹使君,食槐葉冷淘,並作詩紀事。

“一士登甲科,九族光彩新。”科舉時代,金榜題名、光宗耀祖是頭等大事。孟郊對此深有體會:“長安車馬道,高槐結浮陰。下有名利人,一人千萬心。”

“槐之言懷也,懷來遠人於此,欲與之謀。”晚唐詩人吳融寓居岐下,看到槐花飄落,不禁觸景生情:“才開便落不勝黃,覆著庭莎襯夕陽。只共蟬催雙鬢老,可知人已十年忙。曉窗須為吟秋興,夜枕應教夢帝鄉。蜀國馬卿看從獵,肯將閑事入凄涼。”

能開黃花的槐,人稱黑槐樹。有一個大氣的名字:國槐。能稱之為國者,當然是最本土的。《爾雅》“釋木”篇,記載說槐有數種。

這個季節,“欲到清秋近時節,爭開金蕊向關河”“此樹開花簌簌黃,秋蟬鳴破雨餘涼”,對於匆匆光陰,古今人的感覺,是相同的。

他發出喟嘆,或許因為科舉之事。“槐花黃,舉子忙;促織鳴,懶婦驚”“策蹇上長安,日夕無休歇,但見槐花黃,如何心不急”……唐代長安,每年七月,槐花競放,如雲如蓋。此時,天下舉子正忙於備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