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科技新闻>>正文

暴风公司-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的最后一根稻草么

【RNG赛后采访】

王峰寫道。“記住:‘凡事只能靠自己。’最初,我並沒有放在心上。我在八年創業到上市的艱苦磨難中,看到許多人背叛、掉隊和放棄的時候,每每都能想到當年這個不愛說好聽話的下屬的話。火星財經這一輪創業更是常常想起來他這句話。”

出身金山系金山系是馮鑫身上最初的標簽。正是從1999年3月進入金山,馮鑫才開始了互聯網職業生涯,他很快就主管華西區銷售歐業務。

是蔡描述的原因,成為壓垮暴風影音創始人,暴風集團實際控制人馮鑫的最後一根稻草麽?此前一日,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關機關採取強制措施。暴風集團公告稱,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公司將持續關註上述事件的進展情況,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這一次馮鑫入獄,金山系的情誼也表露無遺。藍港在線的創始人王峰便回憶起這些年創業中的扶持。

但關於馮鑫具體因何入獄,目前尚無定論。據《財經》(博客,微博)報道,馮鑫應當是涉嫌經濟類犯罪,最有可能與3年前暴風集團一起失敗的境外併購有關。它與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光大資本)共同發起收購的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以下簡稱“MPS”)破產。據《第一財經》報道,其中可能關涉馮鑫行賄行為。

到此時,暴風集團原本的互聯網視頻業務已經十分虛弱。而其他業務也不能帶來有效的利益。據此前媒體報道,這時的暴風集團就開始通過一系列操作美化年報,增厚上市公司營收的同時,將虧損留在非上市公司體系內。與賈躍亭時期的樂視集團對財報的操作如出一轍。在輿論中早就有暴風影音“小樂視”的之稱。

“他離開金山後,我介紹他去周鴻禕領導的Yahoo中國做軟件事業部總經理,出來創業前,其中故事甚多,但是我覺得明顯覺得他在那裡進步很大。比如我們原來做事很硬,但他開始變得很巧。我岀來創辦藍港互動時,馮鑫說了很多鼓勱我到近乎膨脹的話,內容大都忘記了。但有一句話我卻記住了一輩子,他告訴我千萬不要拿自己曾指揮千餘號人的心態去創業。”

然而從2016年開始的生態擴張,早已埋伏下了今日暴風集團衰落的伏筆。2017年,暴風集團實現營業收入19.14億元,實現歸屬凈利潤4855.81萬元。 2018年,暴風集團財務數據大洗澡,營業收入僅剩11.26億元,同比幾近腰斬;歸母凈利潤巨虧10.9億元。(北京時間財經 梁齊)

“我的業績超過了華東、華南。我一走,華西就是華東的1/3、華南的1/4。後來,金山開始轉型做游戲,就把毒霸、詞霸兩個事業部合併讓我來管。金山有個總裁室會議,我是唯一一個非總裁的列席會議者。”馮鑫曾如此回應道,“真的不是我太強,是對手太懶了。”

受此消息影響,暴風集團在7月29日開盤跌停,股價報5.67元。總市值18.68億元。與三年前最高點360.69億元,相差甚遠。

“事實上,在向銀行貸款時銀行都會要求法定代表人或大股東提供個人連帶責任保證,投資人投資時也會要求股東對賭,承擔經營失敗的連帶保證責任。”北京京安安律師事務所張越對時間財經表示,“如果股東不簽訂,銀行可能不會提供貸款,而投資人也可能會選擇不投資,目前整個行業內普遍存在股東個人連帶保證的濫用。”

但春風得意的馮鑫在金山繞過不去的永遠是與其亦師亦友的雷軍。無論是在金山,還是離職後創辦暴風影音。

在一次《總裁讀書會》的節目上,馮鑫表示自己的思維方式和同為山西人的賈躍亭相似,他自己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控制心裡浮躁的欲望,同時說到賈躍亭如果真的需要改變自己就得控制自己的欲望,個人欲望、名和利本身應該具備的邏輯,如果完全不理他事情就會變樣。

原標題:馮鑫入獄,曾最影響他的兩人:一個新晉財富500強 一個貓在美國

縱觀馮鑫的數次起落,1999年3月加入金山,正式進入中國IT互聯網行業,中間跟了雷軍六年,周鴻禕一年,然後自己創業十三年。在他的創業過程中,總於關鍵時刻被幾位互聯網大佬深深影響著。

暴風集團發佈了全球“DT大娛樂”平臺戰略,要做囊括互聯網視頻、虛擬現實、智能娛樂硬件、O2O、互聯網演藝視頻直播等增值業務在內的互聯網娛樂平臺。

“也可以避免的,比如銀行貸款可以跟銀行協商選擇抵押擔保,跟投資人也可以明確表示不接收股東對賭,最終也都有成功的可能。”張越補充道。

膨脹小樂視資本市場突如其來的成功,令馮鑫的野心也隨之膨脹。

“小米的火爆對我的啟示還是很大的,”馮鑫曾如此表示過,“引起我非常大的思考,最大的思考就是一定要選對的方向,絕不能選錯誤的方向。”

“如果創業不成功,投資人也是願賭服輸,不會抱怨責難。但有些創業者不瞭解規則,會同意簽訂‘個人連帶責任’,這個是最大隱患,”7月29日凌晨美圖公司董事長、暴風影音蔡文勝在朋友圈寫道,“特別是國內機構和銀行,經常都有這個條款,創業者必須三思後行。”

這為馮鑫開啟了新的視野。2012年第一季度,暴風集團遞交了A股上市申請,但等來的是A股長達兩年多的IPO暫停。2015年初A股開閘,隨後暴風集團上市短短兩個月內創造連續37個漲停板,股價從每股7.14元一度達到327元最高點,市值從12.34億元一度最高達到360.97億元。據統計,暴風集團2015年全年124個交易日,55天漲停。

據報道,與馮鑫被相關機關採取控制措施相關的,還有8名人員,這8名人員中既包括暴風集團內部工作人員,以及前工作人員,也包括在MPS併購過程中為馮鑫工作的公司外部人員,其中包括暴風集團前董秘畢士鈞。

2017年初,暴風集團又宣佈成立新文化(300336)公司,以VR、AR為核心,專註文化旅游等領域的IP投資、項目孵化和產品運營。

恰巧的是,當樂視提出“生態化反模式”,暴風集團也跟著推出了“生態聯邦模式”。

2016年9月,暴風集團又宣佈了N421戰略,4是指PC、手機、VR和TV四塊屏幕,2是指影業和體育兩大內容平臺,N是多種變現方式,比如電商、金融、廣告。

此時的金山系都表現的如日中天。合併了金山網絡的獵豹最先上市,2014年5月8日,在紐交所成功IPO。2014年12月,藍港在線在香港上市。

一個關鍵節點是,2013年雷軍在飯局上向金山系舊部宣佈,小米即將估值100億美金,令馮鑫再次求教於老領導雷軍如何能做出100億美金的公司。雷軍說了三個點:你找的方向不夠大、你得找個人幫你、你對錢認識不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