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科技新闻>>正文

华为美国-即美国电信运营商不得采购华为设备和技术

【俄客机驾驶舱冒烟】

2003年,同樣心緒凌亂、同樣面臨離開的還有任正非。

“備胎計劃”,讓華為有能力在被打擊的過程中及時地補窟窿。在芯片領域,得益於多年前就已啟動的“Plan B”,華為中高端芯片領域受影響很小;技術含量不高的低端芯片反而成為“軟肋”。

2018年,當華為全球銷售收入首次突破千億美元大關時,人們又一度以為這將是華為最後的輝煌,接下來就該解決“大象跳舞”的世界性難題了,下一個倒下的極有可能就是華為;

這給了很多中國企業啟發:技術創新成就真實力,打不死就是真英雄!

提到操作系統,就不得不提華為的“鴻蒙”操作系統。“鴻蒙”操作系統最初廣為人知,還是以安卓系統禁用之後的“PLAN B”面貌出現的。

二戰中儘管彈痕纍纍但卻成功返航的伊爾-2飛機,得益於兩個關鍵要素。第一,核心的發動機、油箱都通過重型裝甲進行了有效保護,打不壞;第二,機翼採用了常見的木材樺木,損壞之後可以及時地就地取材進行修複,不怕打壞。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讀懂科技。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這一年,全世界都知道了華為是一家讓美國人忌憚的公司。

從目標導向來看,美國打擊華為,瞄準的是以5G為代表的無線網絡解決方案業務。然而,這部分業務卻正如任正非所說:“準備得比較充分,沒有影響;替代方案的性能都沒有下降,甚至有可能超越之前的。”任正非甚至非常有底氣地表示,如果美國不選擇華為,那麼美國的5G必然會落後。

那一年,與中國蓬勃發展的2G移動通信市場形成強烈反差的,是華為的壓力大到無法喘氣,根本沒有錢再活下去了。

“意料之中”,是因為2018年美國製裁中興事件已經向中國的整個通信產業進行了告警。

在內部選擇上,華為一手放棄了2G的另一個標準CDMA,這等於放棄了中國聯通(600050)的市場;又一手因為對“小靈通”技術的鄙視而錯失了中國電信“小靈通”高達幾百億的市場機會,而彼時UT斯達康卻依靠“小靈通”一時如日中天。

既然“賣身”不成,華為就只能硬扛了。於是,從2004年開始,華為啟動了“馬拉松式”的創新投入。而這一扛,卻令華為接下來的發展順風順水。最終成為今天電信設備市場的世界第一、手機市場的世界第三。

5月,華為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地遭到了來自美國“不能賣”和“不能買”的雙重打擊。

對於眼下的困境,任正非表示“我們希望繼續使用全球公用開放的手機操作系統和生態,但是如果美國限制我們使用,我們也會發展自己的操作系統。操作系統最關鍵的是建立生態,重新建立良好的生態需要兩、三年左右的時間。我們有信心依托中國、面向全球打造生態。”

於是,這就有了今天的轉機。美國總統特朗普6月底在與中國領導人會晤後宣佈,同意讓美國公司繼續銷售產品給華為;美國商務部長羅斯7月9日也表示,官員們將向美國公司發放許可證,允許它們在“美國國家安全不會受到威脅的情況下”向華為出售產品和技術,美國公司可能將在2~4周內獲得相關許可證。但值得註意的是,美國對華為的禁令仍在。

……華為“補窟窿”的故事仍在延續。

眾所周知,華為終端採用的都是谷歌的安卓系統,安卓免費的應用只有一小部分,絕大多數需要授權。按照美國禁令,安卓停止給華為授權後,雖然對中國境內已經發佈的華為終端沒有什麼影響,但卻對海外用戶影響巨大,谷歌開發的“谷歌地圖”等許多應用都無法使用。對此,華為並沒有逃避,選擇將相關的應用費用退給了用戶。

2019年5月,當美國舉國之力以“禁賣”、“斷供”打壓華為時,華為卻依然挺直了脊梁昂首前行時,人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才是華為的“高光時刻”。整個美國在全世界為華為“背書”,創立時只是一家代理銷售用戶交換器產品(PBX)的“小公司”,卻在今天令整個美國恐慌!

千瘡百孔補好窟窿持續飛行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第一道坎迷茫的青春期被放棄與不放棄

第二道坎而立之年 被逼成英雄“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個山丘……”

任正非表示,“鴻蒙”操作系統能夠與印刷電路板、交換機、路由器、智能手機以及數據中心等兼容。”“鴻蒙”的優勢有二,一為低時延,小於5毫秒,完美滿足物聯網訴求;二為非常安全,架構非常領先。“鴻蒙”操作系統,事實上面向的是萬物互聯的智能時代,將人與人的連接拓展到了物與物的連接上。

這一年,已經75歲、一手打造了輪值CEO制度而退居幕後、數年來努力淡出媒體視線的任正非,卻一次次地在聚光燈下現身。他說:“美國給華為難題是給了我們極大幫助,在外部壓力下,我們內部更團結了,在‘百煉成鋼’中提升了隊伍的凝聚力,鐵要反覆鍛打才有韌性。華為公司現在是一個‘虛胖’的公司,因為三十年來快速擴張,人沒有經歷過艱難困苦考驗。如果打幾下,組織變結實了,人的意志堅強了,奮鬥者的骨頭也硬了,對我們未來的發展有好處的,所以我們不怕打擊”。

——詩人顧城陰差陽錯地度過了青春期危機的華為,今天正在心無旁騖地“到處補窟窿”。

如同二戰時的伊爾-2戰鬥機一般,儘管彈痕纍纍,仍能持續飛行——這是對今天正在遭受打擊的華為最真實的寫照,18萬華為員工對此深以為然。

2003年,陳奕迅的一首《十年》大火,憑一句“何不在離開的時候 一邊享受一遍淚流”唱盡了心中的苦澀與心緒的凌亂。後來,《十年》獲得2011年LoveRadio評選的新世紀十年十大華語情歌第一名。

“意料之外”,則是因為連華為自己沒有想到打擊來的這麼猛烈,美國幾乎是“舉國之力”,用了整個通信產業鏈來合力“圍剿”華為這一家中國公司,打擊華為的既有芯片巨頭,也有長期以來倡導“學術無國界”的標準化組織。顯然,這一次“圍剿”,其強度遠遠高於華為過“第一道坎兒”的那一次。

生與死的考驗面前,任正非決定出售華為給當時的合作方——摩托羅拉。雙方在海南三亞的一次歷史性會面促成了收購協議。

一個不能忽視的事實是,隸屬於運營商BG的無線網絡解決方案業務,一直是華為的主營業務和“壓艙石”。這麼些年來,無論華為怎麼拓展新業務,“壓艙石”的地位從來都沒有動搖過。而另一塊“壓艙石”,則是固網業務。

這就不難解釋,到了5G時代,華為為何依然可以笑傲江湖了。截至目前,華為在全球已經獲得了50多個商業合同,其中多達28個是與歐洲運營商簽訂的。

2017年,當華為超越愛立信而成為全球第一大電信設備製造商時,人們一度以為華為已經登頂,接下來就將遭遇發展的“瓶頸”;

在實施打擊行為約60天后,美國實際上已經收穫了一種無力感。

從2011年開始,華為就在芯片、模塊、操作系統、數據庫等諸多領域,進行了系統性的業務連續性的準備,不僅對核心能力進行了有效的保護,而且具備持續修理飛機的能力,能夠持續地飛下去。事實上,華為不僅能夠依靠庫存飛“12個月”,而且具備持續修理飛機的能力,能夠持續地飛下去。

歐洲運營商對於華為的認可來源於兩個方面:一是技術的先進性,二是建網成本上的優勢。歐洲運營商不僅“選的放心”,而且“用的放心”。尤其是在5G網絡安全問題,歐盟以及成員國的主流意見是讓技術的問題歸技術,要客觀、實事求是地判斷未來的風險,建立中立的標準,進行獨立的驗證,而不是出於意識形態的考慮而採取歧視性的對待。

面對打擊,華為並沒有採取“讓步”策略,也沒有讓國家出面幫助解決,而是像平頭哥一樣,“生死看淡,不服就乾”。沒有軟下來求和,這讓華為擁有了一次成為真英雄的機會。

雖然沒有“芯太軟”,但是令華為倍感意外的卻是手機操作系統成為“更大的窟窿”。

與此同時,基於華為自研芯片的華為智能手機也在加速推向市場,其用戶使用體驗甚至優於採用了高通芯片的手機。例如,華為6月下旬發佈了應用了麒麟810和麒麟980的華為nova 5,7月23日即將發佈的榮耀 9X,又如7月26日華為將發佈的中國首款通過5G手機入網監測的華為Mate20 X 5G手機,採用了麒麟980芯片和同時支持NSA/SA組網的巴龍5000基帶芯片。

這一“高光時刻”,正是華為人生中的第二道坎兒:壓不垮我的必使我強大。

華為6月下旬發佈的nova5系列,採用了兩款麒麟芯片。

“不能買”,對世界上對任何一家通信設備製造企業而言,殺傷力都是巨大的。這是因為,通信設備的製造需要大量的“零部件”,通信產業已是一個全球高度分工與合作的產業,任何一家企業生產產品都不可能“閉門自產”。對於華為而言,其2018年百家核心供應商中,來自美國廠商的數量最多,多達33家,例如高通、英特爾、博通等。

就在這一年,成立16年的華為,差一點就離開了通信行業,去尋找別的機會,也許是房地產,也許是拖拉機……

然而,人生如戲。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摩托羅拉內部換帥,直接導致這次交易最終被董事會否決。理由如下:“華為這麼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居然敢要價這麼高,而且大部分要以現金支付!”

這一年,不會再選擇放棄的華為,如同《山丘》中所唱的那樣,“望著大河彎彎,終於敢放膽,嬉皮笑臉面對人生的難”。

當16年後再次回憶,任正非的語氣雖然波瀾不驚,但人們仍會感到驚心動魄。“我實際上考慮以100億美元的價格將華為賣給美國的摩托羅拉。幾乎所有的談判和文書工作都已經完成,我們已經準備好慶祝了。”

此時,作為全球5G領域唯一一家能夠提供從5G終端、5G基站和5G核心網等的端到端供應商,作為年銷售額已經超過千億美元的通信設備製造商,華為顯得尤為乍眼。

自古英雄都是傷痕纍纍。——任正非

目前,華為海思已經推出了兩款7nm芯片——麒麟980芯片、麒麟810芯片,並形成了“789”的中高端芯片佈局。據悉,今年下半年,麒麟985還將面世。

“不能買”,則是將華為放入“實體清單”,禁止華為公司在未經特批的情況下購買重要的美國技術。

如《山丘》中所描寫的那樣,2019年,華為成功翻越了無數個山丘,完成了從追趕到超越的蝶變,成為全球通信產業的領跑者。

就在這個關鍵的舞臺上,美國卻難以置信地發現自己變得落後了:美國既沒有全球數一數二的通信設備製造商,也沒有合適的頻譜用於發展5G……美國開始變得焦慮,想要拖住整個產業前進的步伐,給自己留出時間追趕。

伊爾-2飛機成功返航的原因所在,正是華為在美國強力打擊下,卻依然能夠保持業務連續性的原因。

1987年創立,現年32歲的華為,也許做夢也想不到,其人生中真正的“高光時刻”不是衣冠楚楚,卻是彈痕纍纍。

“老江湖”任正非其實也頗感意外:“美國如此之強大,各行各業如此之團結,是我們沒有想到的。不僅僅是幾個軟件、幾個芯片的問題,連對雜誌、標準組織、學術組織都在施加壓力,都在圍踏我們”。

然而,這其中其實存在著誤解。華為已經研發多年的“鴻蒙”操作系統,初衷並不是針對智能手機,而是面向萬物互聯的智能時代,定位其實是物聯網操作系統,旨在應用於自動駕駛等工業領域,應用於多種物聯網設備。

“不能賣”,是禁止美國公司購買“外國敵人”生產的電信設備和技術,即美國電信運營商不得採購華為設備和技術。客觀來看,“不能賣”對華為的影響並不大。多年來,華為長期被美國政府以“安全”為由擋在了門外。這一次的禁令,只不是常態的延續而已。

與華為的淡定相反,美國供應商已經“扛不住”了。美國企業股價應聲下跌、業務下滑預期以及全球芯片市場發展放緩等等,都是美國打擊華為帶來的一系列後果。美國企業開始不斷給美國政府施加壓力。

在外部競爭上,華為遭遇了愛立信、摩托羅、諾基亞等國外通信設備巨頭的“圍剿”:凡是華為推出的GSM新產品,他們就聯手集體大幅降價,華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動輒就百億的訂單從手邊溜走。

如果華為能夠成功“度過此劫”,那麼就將按照其願景成為“萬物互聯的智能世界”的霸主,引領這場已經拉開帷幕的數字化變革大潮,至少在下一個十年裡高枕無憂,順利地進入“不惑之年”。

李宗盛的這首《山丘》首發於2013年,獲得最佳年度歌曲獎。這首歌的旋律,李宗盛早在2003年就已寫好,但填詞他卻“花了十年不停想”。這一創作過程,像極了華為一貫採用的“厚積薄發”模式。

2019年又註定是不平靜的一年。這一年,全球通信產業迎來了5G元年,世界各國均將5G視為科技較量的“戰略制高點”。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左二)時年59歲,與美國電信集團摩托羅拉首席運營官邁克·扎菲羅夫斯基(右二)談笑風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