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科技新闻>>正文

鄂尔多斯温室-鄂尔多斯煤制油分公司专门在二氧化碳封存井建起展览室

【白敬亭林俊杰同框】

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專門在二氧化碳封存井建起展覽室,縮微了二氧化碳捕集和封存的流程,留存著不同深度的岩石樣本,收集著減少向大氣排放溫室氣體的資料。在國家科技支撐計劃支持下,過去10多年裡,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與中國科學院、北京師範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國內外科研機構合作,實施了10萬噸/年二氧化碳捕集和封存全流程示範項目。資料顯示,該項目是針對低孔隙度、低滲透性鹹水層二氧化碳封存的首次探索,實施了多層分層註入、多層統一註入、分層監測註入等方案,提供了二氧化碳封存註入溫度、註入壓力等參數,為我國規模化、工業化實施二氧化碳捕集封存建立了模板。

對煤制油過程中產生相當體量的二氧化碳該如何處理?國家能源集團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的答案令人稱奇:把這些“調皮”的溫室氣體“捉”起來。

在二氧化碳封存作業區,兩米多高的紅色閥門緊緊密封著一口註入井和兩口監測井。“我們之所以在捉碳的過程中脫硫,就是為了防止這些氣體對地下結構的破壞。”公司煤氣化中心工藝管理員張源告訴記者,這些年來的監測數據表明,地表水、地下水沒有明顯變化,地表的二氧化碳濃度也沒有明顯變化,地表的植被依然鬱郁蔥蔥。採用示蹤技術也未監測到二氧化碳泄漏現象。封存井上面還有煤層,如果繼續開采,就有必要再打一口井加強監測。

這是一個地上產油的神奇之地。相鄰煤礦的煤炭升井後,沿著傳輸皮帶進入公司儲煤倉。洗選、破碎後進入“心臟”裝置——單台重量達2100多噸的加氫反應器。在此,黑色的固體煤塊變成無色的液體油品。煤氣化車間班長張東陽說:“煤制氫、煤液化過程中產生的二氧化碳來到我們界區之後,我們把它彙集到壓縮機廠房。經過3大壓縮,變成高壓的二氧化碳氣體。在此基礎上,經過除油、脫硫、變溫、吸捕,引入集中塔冷卻。低溫的二氧化碳再經過一道工序處理,變成液態的二氧化碳。這下子它就‘老實’了,任由我們把它灌裝和運輸。”

“捕捉二氧化碳是利用二氧化碳的前提。”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總工程師陳茂山介紹,2011年以來,公司先後把30.26萬噸二氧化碳註入地下,進行了永久封存。對於沒有封存的部分,公司瞄準食品領域、消防領域需要二氧化碳的商機,先後出售二氧化碳5萬多噸,實現收入近千萬元。雖然捕捉封存的只是產生的二氧化碳的一部分,但增強了我國在溫室氣體減排領域的話語權。“對二氧化碳的捉、封、用,畢竟開了個好頭。”

離廠區10多公里的野外,公司早已掘出深井。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的工程師王永勝告訴記者,鄂爾多斯盆地的地質結構呈圈閉、低孔、低滲等特點,是實施二氧化碳封存的理想區域。100米、200米、300米……不斷深掘,比煤礦採煤層還要深入,一直掘到1000米、2000米,最後在地下1500米至2500米之間找到鹹水層。2010年建成二氧化碳封存井,2011年開始正式“捉”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