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体育新闻>>正文

国家发声-我会做那些我认为:对我们的国家有帮助的事

【国庆四胞胎名字】

“我說這是我作為美國人的權利,不代表我討厭我的國家。這意味著我想要處理這一問題。但是中國的人沒有問我關於槍支暴力的問題。我沒有被問及這種問題過。”

“而對於有些我感覺不太舒服的領域,我不會作出評論。”

談到莫雷事件之後,平衡NBA與中國的利益關係問題時,科爾說:“這對於我們所有人來說無疑是一種棘手(tricky)的情況。過去兩年裡,我去過中國兩次,一次是隨勇士隊,一次是隨美國隊。在我看來,在讓全世界人民統一(unify)起來這方面,NBA做了很多很棒的事。比賽本身使人們統一起來,我認為這一點是重要的。”

“對於場外的事,我非常、非常努力。比如,我不想讓人們經歷我們家庭在我父親被殺時的感受。我知道有家庭成員被槍殺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所以這是我非常熱衷的一項議題。所以我做了研究,參加了各種各樣的組織,我經常和人們會面,進行籌款,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在朝鮮問題上,我不太瞭解。在烏克蘭問題上,我不太瞭解。我們可以看看世界其他地方,也許我可以準確找到幾個地方,是我感覺我可以舒適地對此發表評論的。但是整件事情太荒謬了(ridiculous)。重申一遍,在這個可以自由發聲的國家我們是幸運的,我行使了這種自由發聲的權利。但是選擇對自己感覺不太舒適的話題不發表評論也是自由發聲的一部分。”

“我們國家需要審視並解決的問題,也同樣沒有出現。沒有一個國家是完美的,我們各自有我們需要解決的不同問題。”

“對於我們國家所發生的事,我可以很舒適地談論我們國家正在發生什麼,我是我們國家的公民。讓我評論一件影響了這麼多人的事是困難的,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政府。處在這種爭端中我感覺不太舒服。我認為保持低調,做一個“被嚇到的小男孩”會更明智。”

“道理適用於全世界所有國家。存在著這樣那樣的問題。世界是複雜的,灰色地帶比非黑即白的事要多。我明白近來普遍的是把事情釐清成非黑即白的,釐清成一個人要麼是好的要麼是壞的,這樣做確實方便,但不現實。”

談到自己是否會受到輿論的影響不再對此事坦率直言時,科爾說:“不會。總體來講,我的感覺是我會評論我能夠舒適地談論,我會對自己的發聲感覺良好的那些事。”

“所以我坐在這裡,我可以很舒適(comfortable)地說,這不是我的位置。”

在被問及他是否理解人們的沮喪情緒,因為球隊表明瞭支持自由發聲的立場,隊內的一些人卻沒有支持這種立場時,科爾說:“當然,那些讓我關註體育本身的人同樣也在讓我拓寬眼界。我猜這就是我目前聽到的意見。重申一次,我會對於那些我感到舒適的事情發聲,我會做那些我認為對我們的國家有幫助的事。我熱愛我的國家,儘管特朗普總統昨天說了那樣的話。”

“突然,比賽遇到了那些政治力量和生意力量,我們被猛推到其中。坦白來講,我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我們在這裡,我們被提問了與之有關的問題。在過去幾天里我做了很多研究。對於兩方面目前的情況,我有了更多的瞭解。我瞭解到的一點是,這件事有很多觀點(vantage points),這取決於你看待的角度。”

10月11日訊 今日,勇士進行了首場季前賽,對陣森林狼。賽前,勇士主教練史蒂夫-科爾接受了記者採訪。

“我對槍支安全發表過很多評論,這是我內心高度重視的一項事業。這對我們的國家以及我們的未來來說非常重要,所以我參與了四到五個關於槍支暴力的不同組織,這是我最鐘愛的事業。所以我會對此作出評論。那是我的權利。這就是為什麼我熱愛自己美國人的身份,熱愛自己的國家。因為我能夠對於任何我希望發展的領域輸送我的精力和資源。我對此感到非常舒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