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数据潞河-市属大医院“人脸识别”系统共享号贩子信息

【公安部通缉逃犯】

天壇醫院的號販子,怎麼在同仁醫院被認出來了?這得益於人臉識別打擊號販子系統的數據庫。同仁醫院保衛處副處長孫亮說,今年2月醫院開始試運行“人臉識別打擊號販子系統”,以前曾在同仁醫院活動,被抓到過的號販子信息,都被錄入到系統中,“包括號販子的頭像,身份信息等。”系統數據庫還錄入了北京市屬其他20餘家大醫院的號販子信息,“這部分數據由北京市醫管中心提供。”正是因為北京市屬22家醫院實現了“號販子”數據共享,才讓這個天壇醫院的號販子一齣現在同仁醫院,就被盯上了!

市屬大醫院“人臉識別”系統共享號販子信息

目前潞河醫院的人臉庫數據來自支付寶數據庫,也就是說患者只有在支付寶的人臉庫錄入數據,掛號環節才可以“刷臉”。“將來如果公安系統的人臉庫數據或者醫保系統的人臉庫數據能夠開放,通過人臉識別來掛號的人群範圍將得到進一步擴展。”

“天壇醫院的號販子竟然來同仁醫院‘找活兒’了?”最近,一條人臉識別打擊號販子系統報警信息,讓同仁醫院保衛處工作人員心中一驚——一名曾經活躍在天壇醫院的號販子,正在同仁醫院門診二樓的自助掛號機前取號。

“刷臉”掛號支付瞬間完成“刷臉”還能掛號。市衛健委透露,北大醫院、人民醫院、朝陽醫院、北大腫瘤醫院、東方醫院、潞河醫院6家醫院在患者就診掛號時採用了人臉識別技術。

“這台自助掛號機就能人臉掛號。”位於通州區的北京潞河醫院,半年前開始試點人臉識別掛號技術,門診中有一臺自助掛號機可以用來“刷臉支付”。這台自助機看起來和其他的設備沒有任何區別,患者掛號時先按照提示選擇就診時間、科室等,到了支付環節,窗口會提供三個選項,包括“支付寶”“微信”“銀行卡”。點擊“支付寶”支付後,系統提示選擇“掃臉付”還是“掃碼付”,當患者選擇“掃臉付”之後,略抬頭看著自助機頂端的攝像頭,“人臉”被系統識別後,自動跳轉,患者按照提示輸入手機號,就能順利地完成此次掛號。

北大醫院醫務處副處長劉斯說,既往在支付寶中錄入過人臉信息的患者,在醫院檢查之後,就可以通過支付寶“刷臉”來查詢各種化驗或檢查報告,“一刷臉就能看到自己的信息,加密功能更好。”劉斯說,從長遠來看,從掛號到取檢查結果,更多的就診環節都可以坐在家中就能完成。

“刷臉”還能查詢化驗單在北京大學第一醫院,通過“人臉識別”可以查詢化驗單,提取CT、核磁等檢查結果。記者在支付寶醫療服務中找到北京大學第一醫院,發現功能中有“報告查詢”的選項。

抓住他!保衛處的工作人員立刻通過對講機通知正在二樓巡邏的安保人員。迅速趕到的安保人員將號販子直接圍在了自助機前。號販子當時懵了,等他緩過神之後說:“我是來看病的,不是來倒號的。”保衛處和安保工作人員反覆確認,發現他確實是來看病的,“但我們還是不放心”,安保工作人員一路跟著這名號販子取號、就診、拿藥……直到將號販子“送”出醫院才放下心來。

現在,同仁醫院西區的700多個“電子眼”24小時不眨眼睛地盯著號販子,一旦號販子來到醫院,系統就會識別出來報警;中控室的大屏幕上,號販子所在區域的畫面也會被自動彈出。自從人臉識別打擊號販子系統安裝後,一共報警兩次,一次就是捕捉到來這裡看病的天壇醫院的號販子,還有一次是抓到了真的來同仁醫院倒號的號販子,“號販子們也互相通氣,自打抓到一名真來倒號的號販子之後,在醫院院內區域,號販子就沒影兒了。”

潞河醫院信息中心主任石威說,現階段潞河醫院主要將人臉識別技術應用在掛號的支付環節,“支付寶用戶在選擇人臉識別時,系統可以從後臺調出支付寶人臉庫,迅速比對,從而完成支付。”石威介紹說,未來理想的“人臉識別”應用模式,是患者在醫院掛號時可以徹底脫離手機,“患者站在自助機的前面,系統就能自動識別,從而完成取號或掛號等過程。”

“人臉識別技術已經在多家醫院應用。”最近,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在介紹改善醫療服務情況時介紹,北京同仁醫院、北京協和醫院、北醫三院、朝陽醫院、北京腫瘤醫院等24家醫院在開展整治和打擊號販子行動時採用了人臉識別技術。

原標題:厲害了!天壇醫院號販子,一進同仁醫院,警報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