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现场货车-昨天拍摄的江苏无锡高架桥侧翻事故救援现场

【无锡高架桥坍塌】

根據10月11日上午“無錫發佈”的消息,本次事故系車輛超載所致。從現場照片看,有大型拖板貨車和裝載或散落的多個噸位極大、體積巨大的鋼捲,估算車輛承載貨物合重超過170噸。

記者實地探訪和車載交通廣播電臺播報的路況都顯示出,當地交通整體上保持通暢,只有個別臨近事發地的道路車輛較多,但通行雖緩不亂。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最內層警戒線邊緣看到,不時有裝載建築垃圾的多輛大型渣土車從事故現場依次撤出,在目力所及的最遠處,大型工程機械正在對倒塌的橋梁殘骸進行粉碎,“突突突”的巨響可傳達至第二層警戒線之外。

這是因為,鋼材交易大多是根據重量來支付運費的。因此,對於鋼材物流企業來說,會主觀選擇通過超載以減少運輸次數來增加利潤。通常看,這會有兩種情況:對於20噸以下的貨物,會使用論次,即一次拉送多少錢,但這要講交情,偶爾為之;對於20噸以上的,則會採用計重。

由於目前無錫市政府並沒有對外界公佈事發高架的設計圖紙,故此無法判斷高架橋是否滿足新規範的抗傾覆安全繫數。並且,2004年版的“老規範”對抗傾覆問題沒有詳細明確要求,“如果按新規範驗算抗傾覆都滿足,就與設計方無關。”

與“老規範”不同的是,“新規範”將近10多年來的新經驗和新研究成果加以補充,比如抗傾覆驗算,就詳細說明瞭計算原理、計算方法和安全繫數的要求。

在事發地周邊,有多個大型鋼材鋼貿市場。一位業主對記者說,市場上運送鋼材車輛超載是常態,但如果遇到大噸位的貨物,都會提醒物流公司不能走高架。從當地的交通路線可以看出,如果從高架下麵的地面通道走,會有一個紅綠燈,比從高架直接通行要多耗費3-5分鐘。

對此,10月11日晚,無錫市政府一位官員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交通運輸部的專家組會組織以權威第三方的名義進行覆核。”

重量大是鋼材運輸中的典型特點,必須使用專用的大貨車,那為何超載是常態呢?

上述人士指出,當前,地方政府應當及時參照“新規範”,對城市歷史上建設的高架進行驗算,特別是重新驗算獨柱墩結構的抗傾覆問題,對於不滿足安全繫數要求的,要針對不同的結構加以改造。

值得關註的是,在公路交通領域,於收費高速在中國普及之前,物流人流主要依賴國道通行。國道會貫穿城市。後期,隨著經濟的發展,特別是城市交通質量提升中,在不改變原有用途的基礎上,對於城市境內的國道,大多選擇通過鋪設高架改善優化交通格局。此時,在接近連接點數公里處,往往會設有交通告示牌,以提醒來往車輛是否需要改道行駛等,對車輛進行分流。

採用花瓶墩的好處在於,在經濟發展有限的條件下,在特定的歷史時期,可以有效滿足“經濟、環保、適用、安全”的橋梁設計原則,以得到最經濟的“建設成本”。

致命超載“當前並無太多信息對外宣佈,根據應急機制,要等調查組的結論。”無錫市政府一位官員在電話中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10月10日晚事故發生後,交通運輸部立即派出專家組趕赴現場指導事故調查,無錫市也同時成立了事故調查組。

對於事發原因,官方的初步分析是,運輸車輛超載所致。但就目前看,仍有幾點疑問需要解開。

對比發現,事故高架設計採用的是獨柱墩結構(俗稱“花瓶墩”),中間設置了一個支座,但上面支撐的道路有擴大,“根據交通運輸部2018年批准的《公路鋼筋混凝土及預感力混凝土橋涵設計規範》(下稱“新規範”),理論上應該可以設置為2個支座。”上述人士表示。

媒體:悲劇重演 是時候重新審視"大貨車超載入刑"了

大貨車超載,不是一個新問題,在輿論場中也不是新話題。無錫這次事故更表明,大貨車超載,不僅加劇一般的交通安全風險,也構成對交通基礎設施、行人生命安全的重大威脅。一再重覆的悲劇面前,重新審視和評估大貨車超載之害,對之施以對等的治理舉措,是時候了。

“一邊是嚴查超載,一邊又要以優良的交通環境為經濟社會發展助力,我們實際工作中也很為難。”10月11日下午,在事故發生地警戒線外圍,駕駛黃色標誌交通工程車的一位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他們是從郊區被抽調過來參加搶險的。“現在本地過境的來往車輛很多,檢查站一般都設立在交界的地方,如果按照嚴格意義執行查超載,交通陷於癱瘓的可能性會很大,那會帶來大量居民的投訴。”

超載導致本次高架坍塌的最重要原因,那麼,在高架的設計上呢?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瞭解,當地鋼貿市場的不鏽鋼鋼材中短途運輸,一般市場行情是:論次的價格是200元/次;計重價格是8-10元/噸。對於運輸者來說,每次拉送來回的成本是一樣的,而為獲得更多的利潤,會更多傾向於計重。因此,單次重量越重,則賺錢更多。

“花瓶墩”的誘惑有從事道路橋梁設計專業的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從現場照片的對比可以看出,事發地高架的設計車輛荷載為55噸,設計通車已超過10年。

10月11日下午,無錫高架橋坍塌事故搶險救援工作仍在緊張有序地進展中。以無錫高架橋坍塌事故發生地為中心點,調查組指揮下的交通管制呈現多層次。這樣做的好處在於,方便最外圍的交通警員可以根據來往車輛不同的目的地指揮,對車輛進行分流,讓交通更加有序。

10月10日晚18時10分,江蘇省無錫市312國道K135處、錫港路上跨橋發生橋面側翻事故。事故發生後,江蘇省、無錫市第一時間啟動了應急響應機制,全力開展事故救援處置工作。

“這是用途廣泛的普碳鋼,與我們常規做生意的不鏽鋼鋼捲不一樣,要重得多。”事發地附近某鋼貿市場的一位業主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五問高架橋側翻事故:設計到底是誰?超載沒人管?

無錫高架橋側翻事故,引發了輿論震蕩。據最新官方通報,事故造成3輛小車被壓,致3死亡2傷。

受訪的多個從事道路橋梁設計人士指出,從實踐看,超載車對橋梁的損傷是不可逆的,這是原本設計使用壽命50年的橋梁使用20-30年就成為危橋的根本原因,“如果不系統性解決貨車超載問題,每年的橋梁維修養護費用是巨大的。”

根據無錫事故調查組的初步分析,上跨橋側翻系運輸車輛超載所致。本次事故共造成3人死亡,2人受傷,8車損毀。這並非是國內城市高架坍塌的第一起事故。從已有案例可以看出,超載往往是最直接的致命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