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历史电影-导演宁海强、编剧何冀平、演员王健、濮存昕出席映后交流会

【金晨董又霖疑分手】

兩周拿出千字大綱細節入手寫大人物去年11月,身在香港的何冀平接到張和平的電話,一句“快來”,她已意識到了題材的重大和時間的緊迫,一如當年人藝甲子院慶的獻禮大戲《甲子園》。從完全不瞭解毛主席進駐雙清別墅後那段波瀾壯闊的歷史,到從一摞一摞的書籍資料中擇取可以藝術化的瞬間,看海量電影迴避情節撞車,兩周的時間,何冀平拿出了千字大綱。

映後交流會上,曾在影視作品里近百次演繹任弼時的特型演員王健感慨,為了拍好這段戲,曾連續幾個月苦練小提琴,“拍前七條我一直在哭,到第八條的時候我跟導演說,眼淚都流幹了。”此次飾演李宗仁的演員濮存昕與角色之間還有著一段故事,最初他曾拒絕飾演李宗仁,因為覺得自己的形象和李宗仁不像。後來,為了貼合角色,他專門佩戴牙托,儘力使自己的形象符合歷史人物。濮存昕現場表示,“雖然我在電影中的戲份不多,但也要儘力把他演到最好,拍電影也要給所有人樹立榜樣。”

與許多重大革命歷史題材相比,《決勝時刻》不僅用恢弘戰爭場面來勾勒歷史的進程,也從毛澤東等領導人的生活細節入手,展現了70年前中共中央進駐北平香山後,在這裡書寫的無數動人篇章,還原了領袖人物與中國人民血脈相連的情感關係。“這樣的領導人實在很少在銀幕上看到。”許多看過電影的觀眾都發出這樣的感嘆。尤其是病重的任弼時為毛澤東、朱德、周恩來、劉少奇拉小提琴的情節,很多觀眾都稱贊這是本片一大“催淚彈”。

本報訊(記者 肖揚)9月11日,作為“首藝聯·電影黨課——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優秀影片展映”活動的入選影片,電影《決勝時刻》舉行放映活動,導演寧海強、編劇何冀平、演員王健、濮存昕出席映後交流會,與現場數百名黨員分享了創作拍攝前後的故事和感受。

67天兩次去拍攝地創作“隨拍隨調整”67天拍攝,何冀平去了拍攝地兩次,前後跟了20多天,隨拍隨調整,而這也是她一直以來的創作習慣。即便是已經演了數百場的《天下第一樓》,換演員或是重大節點的演出,她都會從排練時便和劇組在一起。

和薑文合作,薑文說她為自己撐起了四梁八柱;和黃建新合作,兩人的思維空前一致,攜手在10個月內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片中,濮存昕、張萬昆、李士龍、李珍等演員都來自她曾經供職的北京人藝,而這些人也都無一例外是何冀平推薦的,“如果不是因為劇院拍戲緊張,更多人藝演員會參與到影片中。”

編劇何冀平攝影/本報記者 王曉溪

“技巧是技巧,生活是生活,要在生活的基礎上運用技巧。”作為女編劇,總會被認為對於重大歷史題材的把握不是那麼得心應手,但何冀平認為,“作為職業編劇,應該什麼題材都能應對,我不挑題材,我挑的是團隊。”

從《雙清別墅1949》到《制勝時刻》,再到《決勝時刻》,片名的更改,也預示著創作的推進。交出劇本後,何冀平連續病了4個月,用她自己的話說是有點“用力過猛”。從最初面對這段歷史的一張白紙,到家裡堆滿了各種資料,書堆旁就是一桿筆、一張紙,想起什麼馬上拿筆記,寫出生動感人的劇本,讓人不禁想起那句“雖千萬人吾往矣”。

9月20日,這部影片將在全國公映。為此,北京青年報開闢專欄,對這部獻禮影片進行全方位報道。

67天的拍攝中前後跟了20多天 交出劇本後病了4個月編劇何冀平:兩周時間拿出千字大綱

這部展現新中國成立光輝歷程的電影,也為現場各個年齡層的黨員上了一堂意義非凡的課。1991年從北京市電影公司退休的李續久認為,電影黨課這種方式把“看”與“講”融為一體,《決勝時刻》“有故事,又有人物”,能夠更直觀地幫助黨員瞭解黨的歷史,感悟初心,激發黨員使命感。一名年輕黨員表示,自己在思想上還有許多進步空間,《決勝時刻》里那些為信仰前行的人物、為國家奉獻的故事,非常振奮人心,讓她對歷史、對領袖有了進一步的認識,“這部電影非常適合黨員觀看,不僅可以擴充知識,還有助於增強黨性修養,提升民族自豪感。”統籌/滿羿

2012年,北京人藝甲子院慶時,時任院長的張和平在籌劃院慶大戲時,第一個想到的是何冀平;7年後,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獻禮鴻篇,張和平的第一通電話也是打給何冀平。這位當今最會寫戲的女編劇,今天仍是重大歷史題材的不二人選,不浮不躁、不爭不搶,暗合了她在《天下第一樓》那副對聯中的“時宜明月時宜風”。

文/本報記者 郭佳相關新聞《決勝時刻》入選電影黨課被贊“最振奮人心的一課”

開欄語:1949年3月25日,中共中央進駐北平香山,歷史在這裡翻開嶄新一頁。為了回溯這段黨和國家的光輝歷史,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攝製了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重點獻禮影片《決勝時刻》,再現了中共中央進駐香山後短短半年時間里,共和國締造者以非凡的遠見卓識、敢為人先的魄力,開創中國曆史新紀元的歷程。

為了描繪出70年前波瀾壯闊的歷史畫捲,塑造出最鮮活、有血有肉的角色,所有主創都傾盡所有,用最飽滿的熱情投入到電影中。濮存昕為了貼近他扮演的角色李宗仁的形象,拍攝時特意戴上趕製的牙托,演員王健也現場自曝拍戲拍到“把眼淚流乾”。

三個小人物的視角,主創團隊一致通過,從這一刻開始,到詳細大綱、分場大綱,無論是重要的歷史史實,如渡江戰役、新民主主義論、打紫石英號,還是毛主席戲樓聽戲、路邊吃小吃、替警衛員寫情書等小細節,每一次都是一致通過。而這恰恰遵循的是何冀平一直以來的理念,哪怕是寫真實的歷史、寫大人物,都要從小人物、從生活細節和人物關係入手,“宏大歷史都是由一個個的人組成的,寫人觀眾更能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