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专辑艺术-茅威涛已经两年多没有出现在上海观众面前

【刘强东章泽天同框】

“返場”,英文譯作“Encore”,是觀眾喝彩、一再加演的意思。茅威濤把這兩個字作為自己的專輯名,表達的是“永遠在場,從未離開,今又登臺”之意。她給專輯起的副標題是“回到唱電臺”,說起原因,不禁回想起自己剛入行時的職業規劃, “我當時最大的理想,就是把戲唱好,將來有一天,浙江人民廣播電臺能播出我唱的越劇。畢竟,我學戲時候大部分唱段都是從廣播中聽到並學習的”。

心系越劇,初衷不改。無論是藝術家還是領軍者,無論在舞臺上還是唱片里,茅威濤一襲青衫,澄澈明凈,目光堅定,面向未來。在她而言,從17歲開始邁進越劇藝術大門的那刻起,就再也從未離開過。

新民晚報“上海時刻”出品

因此,“回到唱電臺”是懷念、是致敬,也是一種情懷。那是一段越劇的黃金歲月。越劇的前輩們都有過“唱電臺”而一夜走紅大上海的經歷,那是越劇發展史的一段重要歷程。茅威濤有些羡慕那個時代的演員:“白天在電臺唱戲,晚上在戲園子里唱戲,這樣的生活,更純粹一些。”而說起製作這套唱片的初衷,茅威濤坦言,很大程度是為了“留下尹派藝術的基因”:“我身上二分之一的血統是尹派DNA。當年尹桂芳太先生身體不好,都是我們尹派‘二傳手’尹小芳先生的親授。這是我的幸運,但越劇的下一代們,都已經沒有機會看到太先生和尹小芳的表演和演唱。我希望給自己一個交代,不要讓尹派的DNA在二分之一血統的傳承後,被稀釋甚至是消失。”因此,整套唱片里有接近四分之一的唱段,源自茅威濤的太先生尹桂芳和恩師尹小芳先生的經典曲目。從何文秀到沙漠王子,從賈寶玉到侯朝宗……一連串的人物與劇目,構築出茅威濤所體現的“尹派DNA”,其中還有好幾首茅威濤並沒有公開演出過,她對曲目進行了重新配器,用了自己的理解,但也盡可能地還原尹桂芳的咬字和唱腔。“這套唱片飽含的是我對前輩、對傳統藝術的敬重。這是獻給尹派藝術創始人的禮物,是對尹派的致敬,是對老師的感恩。”除了傳承尹派血脈,茅威濤對尹派藝術的拓展,也在唱片里清晰可聞。從藝40年的她可分為前15年和後25年。前15年中有“暖男”鄒士龍的《奉湯》,新時期以來被傳唱最廣的《浪跡天涯三長載》以及《西廂記》里張珙的名段。後25年作品里,《寒情》、《孔乙己》,新版《梁祝》、《藏書之家》、《二泉映月》、《江南好人》、《寇流蘭與杜麗娘》等劇也悉數收納。

上周末的上海書展,專輯首發簽售現場,排隊的隊伍沿著樓梯從二樓蜿蜒到一樓,僅僅只花了十分鐘,首發的200套專輯就被搶購一空。很多特地趕來的觀眾只能搶訂首批還在趕印中的2000套。而大批茅迷們舉著“茅大大,我愛你”字樣的專輯同款藍色手幅,把簽售的茅威濤圍在中間水泄不通。自從卸任浙江小百花越劇團團長,轉型成為百越文化的董事長,茅威濤已經兩年多沒有出現在上海觀眾面前。但對於關心喜愛她的戲迷來說,這一天的到來,有著比兩年半更長久的“望眼欲穿”。從藝四十周年,這套精美的唱片是茅威濤給自己的第一份禮物, 6張CD里收錄了56段唱腔,涉及26部戲。除了40首茅威濤新創劇目中的主要唱段,還有16段唱段是翻唱自越劇宗師尹桂芳和尹小芳老師的經典。對於茅威濤而言,這份禮物,更是獻給自己的恩師,一代宗師尹桂芳先生百年誕辰的一瓣心香,也是敬獻給越劇尹派藝術的。

整整歷時11年,當代越劇領軍人物茅威濤的最新CD專輯《回到唱電臺:返場——茅威濤從藝四十周年特輯》終於問世了。距離她上一張專輯,已經過去了整整23年。

(新民晚報 錢亦蕉 王悅陽 沈琳 賀信)

茅威濤,著名越劇表演藝術家。中國戲劇“梅花大獎”獲得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全國人大代表,中國戲劇家協會副主席,曾任浙江小百花越劇團團長,現任“百越文化”董事長,是當代越劇領軍人物。

儘管上海書展的簽名首發活動豐富且熱鬧,作為《新民周刊》的老朋友,茅威濤還是特意抽出不少時間,用一口自我調侃為“浙江上海話”的滬語,走進《申音》,講述自己與越劇藝術,與上海,與尹派的無盡情緣。“我認為音樂本身也是文學的一種表達,是可以被閱讀的,因此,我的這套唱片,或許可以稱為是有聲書簽。”從藝整整四十年來,茅威濤一直希望“自己的作品和今天的人要有心靈碰撞,那樣才能打動現代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