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移植小月-梁廷波教授决定取小月妈妈的左半肝来为小月进行移植手术

【范思哲们排队道歉】

如果不是一種叫“先天性膽道閉鎖”的惡疾,李女士一家本來會有令人艷羡的一兒一女。疾病衝垮她為人母的喜悅與驕傲,她和丈夫失去了襁褓中的兒子。

2013年10月,小月確診後,醫生為1個月大的她進行了葛西術——一種患兒在接受肝移植前的過渡性治療,適度切除小月肝門附近的纖維塊,利用殘存的微小膽管將淤積的膽汁順利排出來。

當時的情景李女士刻骨銘心,走投無路的夫妻倆抱著兒子四處輾轉求醫看病,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打工的夫妻倆借遍了親戚朋友,欠了一屁股外債,最終還是沒能將兒子從死神手裡“拉”回來。

“再苦再累再難,我絕不放棄我的女兒,割掉一部分肝臟不算什麼,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給!”

因小月媽媽的供肝左外葉不足以給女兒換肝,梁廷波教授決定取小月媽媽的左半肝來為小月進行移植手術,共計307g,約占肝臟總重量的三分之一。

同樣在2005年接受親體肝移植手術的琪琪(化名),今年也給醫護人員發來好消息:“大學畢業,已經找到工作!”

沒想到,十年後,噩夢又在他們剛出生的女兒身上重演。

“小月身體不好,但很聰明!除了比著其他孩子矮了一點、瘦一點,小時候活蹦亂跳的,像個猴子,也很愛學習,一串電話號碼,只說一遍就能背下來!”小月爸爸說起這個女兒,心疼又驕傲。

全家唯一的收入來源,是小月爸爸在縉雲當地四處打零工。早夭兒子的債好不容易還清,小月的病情又像個“無底洞”,時不時就要花費大把鈔票。一家人在麗水租住破舊小屋,一箱箱藥是最簇新的“擺設”,靠著孤零零、斑駁的牆面格外刺目。

在李女士看來,這一場手術帶來的並沒有傷痛,反而讓她如釋重負,壓在心頭16年、對沒能救活兒子的“欠債”好似一下子還清了。

“如果她媽媽配型不成功,就用我的。”小月的爸爸是最堅定的支持者,四處籌錢為動手術作准備。很快,小月與媽媽配型成功。

醫生的孩子包攬高考前三!我們的心肝寶貝也來報喜了!肝移植為他創造了一切奮鬥的可能半個肝臟

這項手術風險較高,術中不能出血太多,膽管、血管剪下後口徑很細。浙大一院在親體肝移植方面具有非常豐富的經驗,多位專家合力上陣,取肝耗時1.5個小時,小月的肝移植手術共進行了約6小時,當各個管道重新銜接,血管開放的瞬間,柔軟的新肝迅速充滿血液,變成鮮紅色,媽媽的肝臟在小月的體內迅速工作,B超顯示血流流速正常,膽管開開始分泌出金黃色的透亮膽汁。手術非常成功!

眼看著要到了上小學的年紀,夫妻倆還準備給像正常孩子一樣給女兒上學報名,卻被醫生“當頭棒喝”——“命都快沒了,還上什麼學,要儘快帶小月做肝移植手術,這是目前救小月的唯一辦法!”在多位醫生的推薦下,他們來到在肝移植方面享譽海內外的浙大一院。

母女二人生命體徵平穩,恢復良好。術後護理也十分有講究,醫院安排專職護士24小時照護孩子。 這是浙大一院進行的第186例親體肝移植手術,也是第41例兒童肝移植手術。

他們一家來自麗水縉雲農村,2013年,出生不到1個月的小月因黃疸奇高、肝功能異常被送往杭州就醫,隨後,被確診為先天性膽道閉鎖。這種新生兒的罕見疾病,因患兒肝內外膽管出現阻塞,導致淤膽性肝硬化,大多數寶寶熬不過一歲,就會因肝衰竭死亡。在浙大一院兒童肝移植中,有近半是先天性膽道閉鎖。

歲月、貧困和喪子的打擊,讓這個76年出生的媽媽看上去比同齡人有些顯老,透過皺紋,可以看出她年輕時候的秀麗面龐。但女子本弱,為母則剛。

先天性膽道閉鎖,6歲女童痛不欲生

器官移植被譽為21世紀醫學皇冠上的明珠,作為我國器官移植的領頭雁,浙大一院移植技術和聲譽名揚國內外,擁有肝臟、腎臟、心臟、胰腺、肺等多個器官移植資質。肝臟移植團隊在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醫師協會器官移植醫師分會會長鄭樹森教授和教育部“長江特聘”教授梁廷波的帶領下,截至目前已完成肝移植2695例,2019年元旦至今,完成肝移植170例,手術數量和質量穩居全國前列。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為了賺錢,小月爸爸不得不同時做三四份工作,夫妻倆無數次幻想小月能夠自己痊愈,但老天總是開玩笑,希望一次又一次被打滅。

早在2001年,成功開展國內最小年齡嬰兒活體肝移植。除了膽道閉鎖,肝移植還適用於兒童代謝性肝病、肝臟惡性腫瘤、急性肝功能衰竭等疾病,肝移植手術預後良好,1年生存率95%,5年生存率90%,患兒可長期健康成長,與正常人一樣學習、工作、生活、結婚生子。

8月11日上午9點,浙大一院黨委書記、我國肝膽胰外科和肝移植著名專家梁廷波教授主刀,為小月母女進行取肝和肝移植手術。

就在今年6月,剛剛考上大學的“心肝寶貝”小浩(化名)給醫院“報喜”:考上心儀的大學了!14年前的2005年,剛4周歲的小浩肝功能衰竭,在浙大一院移植了媽媽的半個肝臟,如今是一個身體棒棒的小伙子。

最後,藥物治療已經不再起作用,小月的肝功能每況愈下。

取肝、修肝、植肝——手術時間以分秒計算,一步步有條不紊、緊張有序進行。

其實,像小月、小浩、琪琪這樣移植成功、健康成長的“心肝寶貝”在浙大一院並不少見。他(她)們都是兒童肝移植受者,在移植後的幾年、十幾年裡不僅健康茁壯成長,有的還順利完成學業、考上大學、步入工作崗位、結婚生子,用對生命的熱愛和拼搏的精神,書寫屬於自己的美麗人生。

由於找不到匹配的肝源,醫生建議親體肝移植手術。

李女士文化程度不高,對這到底是種什麼病,她一直弄不明白,只知道這病“會要命”,在她朴素的理念里“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兒子,不能再沒了女兒。”

“那時候從來沒聽說過這個病能做肝移植,沒辦法就去吃中藥,孩子越吃越黃……”從此,他們再也不敢相信中醫。

因為活潑好動,夫妻倆一度忘了這是一個生病的孩童。但因為黃疸高,小月經常全身奇癢難忍,身上密密麻麻都是斑駁的抓痕,後期藥物效果越來越差,肚子脹得像個皮球,小便也都是紅色,整夜整夜不能睡覺。她很懂事,從來不向爸媽喊疼。

小月的蘋果臉上有了血色,配上烏溜溜的大眼睛,更加美麗嬌俏了。頭上的羊角辮,是“護士媽媽”精心扎好的。還在醫院學習了新的故事,聽到了新的童話。

一齣生,小月就和其他新生兒不一樣——全身發黃,久久不退。未出月子的李女士又像當年抱著兒子那樣輾轉求醫,一路從縣醫院、到市醫院,再到省城的大醫院。“老天爺對我特別殘酷”李女士說,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讓兩個孩子受了這樣的罪。

割肝救女、母女情深,做這場生命的“擺渡人”的,是梁廷波教授帶領的器官移植多學科團隊。他們精心救治和照護,包括手術、麻醉、重症醫學、護理等等,每一位醫護人員對待小月比對待自己孩子還要用心,在對抗病魔的戰場上,浙大一院醫護人員始終緊緊地與患者、與家屬站在一起,盡一切努力,保衛生命、捍衛健康。

眼看著孩子就要“撐不住了”,“就是討飯也要救女兒!”經濟困難的夫妻二人才真正下定決心讓女兒進行肝移植。

命是救過來了,但小月長期黃疸,總膽紅素在50umol/L以上,遠高於正常水平值,靠藥物維持。

8月14日上午,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下稱“浙大一院”)肝膽胰外科的病房裡,43歲的李女士身在病床,但語氣堅定,術後的她恢復得不錯。

3天前,歷經7個小時、多名專家的聯合救治,這位母親成功將自己1/3的肝臟移植給了6歲的女兒小月。

7月30日,小月父母帶女兒來到浙大一院肝移植中心,找到在肝移植方面具有豐富經驗的梁廷波教授。經過多學科專家的聯合診斷,小月先天性膽道閉鎖(葛西術後)診斷明確,目前已進一步發展為膽汁性肝硬變,符合肝移植手術的各項指徵。

“我願意用自己的肝救女兒。”小月的媽媽說,哪怕是用自己的命換女兒的,也願意!

母女二人剛剛攜手“穿越生死線”,她說:“生誰做自己的女兒,是老天的安排,既然能給她第一次生命,再給第二次我也心甘情願!”

2003年,小月的哥哥就因“先天性膽道閉鎖”,不滿8個月早夭。

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同時手術,在手術室外焦急等待、惴惴不安的小月爸爸看到平安無恙推出來的母女二人,忍不住蹲在地上放聲大哭。也是2003年同樣的夏天,他親手給不滿八個月的兒子蒙上白布,失去至親的疼痛,他不想再經歷第二次。

浙江24小時—錢江晚報記者 張苗 通訊員 王蕊

十年後,高齡生下的女兒,卻一樣沒能躲過命運無形的大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