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哈尔滨市公安局-哈尔滨市公安局把李氏三兄弟涉嫌黑社会组织犯罪列为重点案件

【周大生抽检不合格】

哈爾濱市公安局民警 陶承全:他們以非法手段獲得了這些工程之後,以極低的價格把這些工程轉包給了其他公司進行施工。截至目前,我們和哈爾濱市紀委監委共同查扣這個涉黑犯罪團夥資產近15億元。

串通投標暴力打壓 獨攬電力工程從2010年開始,自李偉擔任哈爾濱市電業局局長助理兼電力實業集團董事長後,他就開始獨攬全市的帶電接引工程,通過串通投標,他們先以電力實業集團中標,然後把項目轉包給弟弟李建和涉黑組織下線開辦的公司,幾年當中,他們幾乎壟斷了全市電力工程的施工。

用非法手段當上領導 開始犯罪之路

中央掃黑除惡第14督導組進入黑龍江以來,把群眾關註度高、社會影響大的案件作為重點督導工作,跟進、推動案件進展。此前,哈爾濱市公安局接到大量群眾舉報信件,其中一個舉報信中反映,2003年,一個未滿14歲的少女在某酒店被一個叫李建的人引誘吸毒並實施強暴,但此後十幾年中,這個案件一直上告,卻沒有任何結果。

中央督導組進駐黑龍江以來,立即將這個涉黑組織作為重點督辦案件,幾次到辦案單位瞭解案件的進展情況。中央督導組成員來到市公安局看守所,對已經被刑事拘留的李偉依法進行訊問。

哈爾濱市公安局副局長 於濤:我們堅持刀刃向內的原則,在整個案件偵辦過程中,如果涉及到公安機關內部的, 一個是我們移交有關部門,再一個在整個案件中參與的,有參與的具體犯罪的,我們按照同案來打擊處理。

仍有8名涉黑犯罪嫌疑人在逃目前,還有8名犯罪嫌疑人在逃,其中吳群被列為公安部A級逃犯:吳群、男、 49歲,因涉嫌尋釁滋事、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被哈爾濱市公安局上網通緝。周春雨、男、47歲,因涉嫌串通投標、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被哈爾濱市公安局上網通緝。現在,哈爾濱市公安局正在向市民廣泛徵集李氏三兄弟涉黑組織的其他犯罪證據。

哈爾濱市紀委常委 於化傑:在這次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市紀委監委的主要工作就是打網破傘,凡是為黑惡勢力提供“官傘”“警傘”發現一起嚴肅查處一起,在李桐李偉案件中,我們發現36名民警為他們提供保護。

統一抓捕 抓獲組織核心成員41人

接到這一線索後,哈爾濱市公安局立即組成了專案組,他們仔細核查了舉報反映的信息,調取了當時公安機關立案材料,並且對受害人進行了詢問,就是這樣一起惡劣的刑事案件卻被當時的辦案民警在收受了李建的財物後沒有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任由其逍遙法外。

李罡:這個呢,我只能猜測。因為李偉這個影響還是比較大。

中央掃黑除惡第14督導組成員 王星亮:不是來審訊你,是代表著中央督導組跟你來談話。

自己大肆揮霍 職工開不出工資有馬先生同樣遭遇的受害公司在哈爾濱還有70多個,他們都是在完成施工後拿不到錢,而李氏三兄弟卻在短短的時間里獲得了巨大利益。經哈爾濱紀委監委和公安局專案組的共同調查,在14年間,李氏三兄弟涉黑組織已經非法獲利近34億元。

轉包工程拒付錢 強迫用物品抵付2017年,哈爾濱的馬先生就成為了他們轉包的施工公司,結果如何呢?在中央督導組進駐黑龍江期間,馬先生來到駐地反映自己的遭遇。

李氏三兄弟 裙帶關係壟斷經營違法辦案的是時任哈爾濱公安局民警李某某,現在他因涉嫌隱匿銷毀會計憑證和非法持有槍支被刑事拘留。就在專案組準備開始調查李建的時候,哈爾濱市紀委監委的辦案人員找上門來,哈爾濱市紀委監委將李建的哥哥李偉、弟弟李桐等人違法犯罪重要線索移交給哈爾濱市公安局。

這樣一起明顯的故意毀壞財物、尋釁滋事案件,理應按照相關法律對李顯峰追究刑事責任和民事責任,然而,當時的辦案民警在收受了李偉的財物後,遲遲不予立案偵查,最後以民事糾紛為由不了了之。

李罡:也有 ,但是由於我們這個企業它沒有執法權,可能還有什麼原因,反正沒有查得那麼徹底。

誰在充當李氏三兄弟的保護傘?一邊是拿不到工資的幾百名企業職工,一邊是96台近億元的豪車,專案組同時扣押的還有李氏三兄弟涉黑組織在全國各地購置的135套房產。李氏三兄弟涉黑犯罪的背後,究竟是誰在為他們的違法行為實施保護呢?

收受賄賂96輛高級汽車價值近一億

在兩個多小時的訊問中,李偉向中央督導組反映了其他領導幹部參與經營、行賄受賄和包庇隱瞞犯罪的情況。經查,李偉除伙同弟弟李桐、李建在電力項目工程中大肆斂財外,還收受其他公司2000多萬元賄賂,這些畫面是今年六月哈爾濱市公安局專案組在扣押犯罪物品時拍攝的,96輛高級汽車擺滿了停車場,估算價值近一億元。

做為哥哥的李偉,剛剛從子公司升職到國家電網哈爾濱公司的副總經理,弟弟李桐就接替了哥哥的位置,兄弟倆通過非法手段走上了領導崗位,而這隻是李氏三兄弟走上涉黑犯罪道路的開始。

市紀委監委移交給公安局專案組是李氏三兄弟其他涉嫌刑事犯罪的線索,其中涉及尋釁滋事、敲詐勒索、故意傷害和聚眾淫亂等多種犯罪。2019年1月,哈爾濱市公安局把李氏三兄弟涉嫌黑社會組織犯罪列為重點案件,抽調了60多名民警開展調查工作。警方調查發現,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李氏三兄弟就在電力系統工作,他們熟知電力工程招標當中的漏洞和電力工程的豐厚利潤,初期他們採用金錢賄賂、違反招標手續大肆違法承攬工程獲取利益。

記者:是,就是上訪的,包括老百姓有沒有對李家的這個反映?

在這次抓捕行動中,警方共抓獲133名犯罪嫌疑人,其中涉黑犯罪組織核心成員41名。經過初步審查這個涉黑犯罪組織涉嫌尋釁滋事、強迫交易、敲詐勒索、故意傷害、開設賭場、盜竊、詐騙、非法持有毒品、聚眾淫亂、介紹賣淫、容留他人吸毒 、偽造國家機關證件、串通投標、幫助毀滅偽造證據、掩飾隱瞞犯罪所得和窩藏等18種刑事犯罪罪名。

國家電網哈爾濱公司總經理 李罡:我覺得這個李偉在單位他不(愛)說話,很少說話,但是基本上我們一齣什麼事, 比如說像今天這個群體上訪,他就來解決這些事他分管什麼我在的時候他就是協助,我當書記他就協助總經理,負責基建的前期、基本建設的前期和信訪穩定。

老三 李桐現任國家電網哈爾濱公司總經理的李罡這樣評價了李偉、李桐兄弟倆。

國家電網哈爾濱公司的總經理 李罡:信訪穩定,我的信訪穩定主要是上訪。

哈爾濱市公安局民警:陶承全受到傷害的這個女孩曾經兩次割腕自殺,都被家人搶救過來,後來有民警在這裡違法工作導致這起案件沒有被追究刑事責任。

這裡是李偉的兒子李顯峰開辦的婚慶公司,而以前在公司附近的一家合法經營的商鋪莫名其妙的成為了受害者。

違法承攬工程 查扣資產近15億元

2013年,有這些錢作為後盾的李偉社會影響力也越來越大,他從一個子公司的董事長被國網黑龍江省公司提拔到了國家電網哈爾濱公司副總經理的位置。

哈爾濱市公安局民警 陶承全:一天上午,李顯峰帶著幾個人對店鋪進行打砸。他就想把對方趕走,擴大自己公司的面積。

李氏三兄弟:李偉是李家的老大,時任國家電網哈爾濱公司副總經理,在他手裡每年有近10億元的電力工程項目。弟弟李建,自己與朋友一起開辦了民營電力工程公司,在哥哥的悉心照顧下生意自然做的風生水起。李桐是家裡最小的,他從一個普通工人乾起,在哥哥李偉從哈爾濱電力實業集團公司董事長的位置上提升到國家電網哈爾濱公司副總經理後,他直接接替了哥哥的職位成為了公司的主要負責人。

記者:你覺得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問題,就是他哥哥擔任職務,不擔任後他的弟弟能擔任呢?

前面講到的李氏兄弟中的老二李建強姦未成年少女的案件,已經被哈爾濱公安局專案組重新調查,為李建提供違法保護的民警已經被依法拘留。

記者:在你負責信訪穩定的時候有接到過反映嗎?

警方調查發現:從2010年至今,哈爾濱市76.7%的電力工程都由李氏三兄弟承攬, 然後再以極低的價格轉包給其他公司,從中非法獲取巨大利益。針對電力工程招投標、非法轉包、拖欠工程款等行業亂象,中央督導組一行四人來到國家電網哈爾濱公司進行督導工作。

哈爾濱 馬先生:這22個變電所應該在1100萬左右,我自己資本金投入在430萬。但是迄今為止,一分錢我也沒有得到,這個中間,他用一個車,當時市場價應該在70萬吧,頂給我們一起幹活的150萬,房子呢也有,包括還有手錶,都高於市場價幾倍往處頂。你不要的話就是沒有錢,反正就是這個東西,就是這樣。

哈爾濱市紀委常委 於化傑:2018年8月,我們接到大量群眾舉報,尤其是一些電力施工企業和施工群眾的舉報,集中反映(原)國網哈爾濱供電公司副總經理李偉及其弟弟(原)哈爾濱電力實業公司董事長李桐的貪污腐敗、收受賄賂、壟斷經營等一系列問題。我們在省紀委監委市委的領導下,立即展開調查,對他們依法及時地採取了留置措施。

這個犯罪組織中有7個人曾經是市、區兩級的人大代表,具備黨政機關幹部身份的占比達40%。

充當保護傘36名黨員幹部被調查現在,哈爾濱市紀委監委已經將為李氏三兄弟涉黑組織充當保護傘的36名黨員幹部依法進行調查。

哈爾濱市公安局 民警陶承全:據我們統計,自2010年以來,李氏三兄弟這個犯罪團夥,將(哈爾濱)全市76.7% 的電力工程壟斷到自己手中,他們以圍標和暴力打壓的手段,獨攬這些電力工程。他們攬到這些電力工程以後,直接將工程分配給他們這個組織成員控制的二級公司 。而這些二級公司呢,他們也實際什麼不乾,什麼都不乾,他們把這些工程再交給下游公司進行施工。

哈爾濱市公安局民警:別動,別動,警察警察!

哈爾濱市公安局民警 陶承全:他們有了錢之後,在全國各地購置了大量房產、豪車,還有古董文物。與此同時呢 ,更令人氣憤的是,作為集體企業的100多名職工,因為開不出工資,常年到省政府反映情況。

經過四個月的秘密偵查,專案組民警在掌握了李氏三兄弟涉黑組織的大量證據後,開展了集中統一抓捕行動。哈爾濱市公安局抽調了280名民警,在哈爾濱、大慶以及齊齊哈爾三個地區統一行動。

犯罪嫌疑人:現在說什麼也晚了,我很後悔。作為黨員幹部、人民警察,收受錢財、執法違法,實在是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