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机关基层-这样基层司法就会远离掩埋真相的操场跑道

【双胞胎高考700分】

目前從公開渠道無法查到2003年公安部門是否已有關於人口失蹤案立案標準的規定,但至遲到2005年,公安部已經制定了《公安機關查找疑似被侵害失蹤人員信息工作規定》,其中明確規定了幾種應當立案偵查的人口失蹤案件,與本案有關的就包括“失蹤人員在失蹤前與他人有重大矛盾糾紛的”和“失蹤原因不明,失蹤時間超過3個月的”兩種情形。

再就是作為法律監督部門的新晃縣檢察院沒有履行立案監督職責。1996年的《刑事訴訟法》也早已規定了檢察院應當對公安機關應當立案而不立案的行為予以監督。

當年涉案人員依然難逃罪責本案中的一個關鍵人物是時任新晃一中的校長黃某某。作為被害人的領導,又是黑惡勢力杜少平的親戚,也是案發操場的實際管理者,不論是在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黃某某均難辭其咎。

即使是根據1996年的《刑事訴訟法》,公安機關接到報案後,也應當立即進行審查,對是否存在犯罪事實的可能性進行評估。根據本案案發前存在舉報的情況,公安應當具備基本的判斷力,對本案進行立案偵查。

16年後的今天,大家更關心的是追責問題。本案牽連的犯罪行為實際上比較簡單,可能涉及故意殺人、貪污受賄、玩忽職守、包庇等罪行。

深入掃黑除惡,縫補疏漏正義操場埋屍16年,正義疏漏,個案中反映的卻是一些地方基層的司法監督失靈,執法不嚴,司法不公的現象。正義疏漏的根源在於,一些地方基層靠人際網絡交織的權力和利益格局,鐵桶一般,針扎不進,水潑不進。

此案最終浮現之日恰逢中央掃黑除惡第16督導組第7小組下沉懷化巡查期間。通過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巡查督導才能突破此案,打開地方治理的僵局,足以反映一些地方權力結構的癥結和正義疏漏的根源,那就是缺乏有效可行的監督機制。

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到2020年的第三階段要建立健全遏制黑惡勢力滋生蔓延的長效機制。長效機制的其中一項核心的重要工作機制便是建立有效可行的監督機制,確保司法機關嚴格執法,公正司法。

16年了,所有人都知道真相,但沒有一個人去揭露真相。

正義疏漏,是集體失職問題首先出在受理鄧世平舉報的新晃縣教育局。作為學校建設工程,應更為重視質量問題,接到舉報後,教育局不僅沒有啟動調查,反而泄露了舉報內容。在工程監理人鄧世平蹊蹺失蹤後,就目前公開信息來看,教育局也未重視該舉報,沒有深入調查學校工程到底是否存在質量問題和腐敗問題。

緊接著是公安機關立案環節出了問題。對於一件高度可疑的人口失蹤案件,公安並沒有什麼合理理由拒不立案。

如果深陷基層灰色權力結構中的司法體系難以自拔,便應當以專項巡查、輿論監督等外部監督方式,活化基層的司法政治生態。這樣基層司法就會遠離掩埋真相的操場跑道,而真正走上通往正義的法治跑道。

最終導致案件沉寂16年真相未明的,則是相關部門和人員集體的沉默。從此次挖掘屍骨的情況來看,操場雖大,但仍然可以比較精準地定位在三百平方米的範圍內進行挖掘,這說明犯罪線索一直以來都是明確且有根有據的。

這個案件讓人感到非常沉重。埋在湖南懷化新晃一中操場下的鄧世平老師,16年後,才等來了真相最終揭露的一天。

本案作為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一項“重大成果”,體現了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必要性。

一種說法正義疏漏的根源在於,一些地方基層靠人際網絡交織的權力和利益格局,鐵桶一般,針扎不進,水潑不進。本案體現了深入推進“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的必要性。

但是一些人擔心,時過境遷,就算查明當年一系列涉案人員,因為刑法上的刑事追訴期限問題,一些人可能會逃過刑事處罰。本案不存在此種擔憂,因為本案屬於“應當立案而不予立案的”案件,依法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所以只要查明本案事實,應當為此案承擔責任的人將難逃法網。

有真相才有正義,是誰掩埋了真相?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為何一漏16年?我們要如何縫補疏漏的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