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戴某、錢某共同賠償了受害人小耿的經濟損失

【伊能静否认怀孕】

網戀一面沒見到被騙上萬元

註冊新賬號故伎重演落法網

今年3月,戴某和錢某分手,又想起了曾經和自己“網戀”的小耿,竟然用新手機號註冊了一個微信,企圖故伎重演,不料很快被對方識破。在訊問過程中,戴某承認自己為了騙取小耿信任、索要更多錢款,還曾經一人分飾兩角,杜撰自己和母親的聊天記錄,並截圖發給小耿看。有時戴某忙的時候,還要讓錢某上陣冒充自己,和小耿在網上談情說愛。

經瞭解,戴某今年22歲,江蘇溧陽人;其前男友錢某23歲,安徽宣城人,兩人皆為無業人員。據戴某稱,2018年8月,她和正處於戀愛關係的錢某發生爭吵,賭氣上手機交友軟件認識了小耿,便不停要求對方發小額紅包,初衷是“氣氣男朋友”。結果錢某不僅不生氣,反而建議戴某和對方網戀,“既然他有錢,就多要一點,再把他刪了。”於是戴某便謊稱自己是南京某高校的學生,和小耿開始“網戀”起來,在最後半個月里騙了他8000元後,戴某便依照和錢某的計劃,迅速切斷和小耿的聯繫,人間蒸發了。

目前,戴某、錢某共同賠償了受害人小耿的經濟損失。因涉嫌詐騙,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通訊員 狄公宣

&nbsp2018年8月底,河南在寧務工的年輕男子小耿通過手機社交軟件認識了化名為“小文”的戴某。小耿只憑藉對方的頭像,便十分中意,很快和戴某在網上確認了戀愛關係。兩人聯絡感情的方式就是網絡聊天,以及小耿不停地發紅包。一開始,是幾十、上百元的小額紅包;10月份,戴某稱要做微商向小耿索要了5000元的紅包。10月16日,戴某約小耿見面,並稱當天是自己父母的結婚紀念日,讓小耿先打3000元買禮物。由於是兩人第一次線下見面,小耿十分重視,在地鐵上就迫不及待地轉賬,隨後來到兩人約定的新街口等待,結果佳人沒等到,反而發現對方把自己的微信等聯繫方式全部拉黑了,才意識到自己可能遇到了騙子。雜七雜八算起來,小耿這兩個月花了1.1萬餘元,連戴某的面都沒見到。

接到小耿的報警後,地鐵警方迅速立案開展偵查,但由於線索有限、對方所有聯繫方式全部中斷,偵查一度陷入僵局。沒想到,今年4月,戴某竟然通過新註冊的微信號重新添加了小耿為好友,換了一個自稱“小春”的名字。讓小耿吃驚的是,這個所謂的“小春”連頭像以及朋友圈視頻等,都和幾個月前的“小文”如出一轍,於是立刻向警方反映情況。地鐵警方通過整合線索併進行追蹤,成功鎖定了嫌疑人戴某的行蹤軌跡,在今年4月將其在邁皋橋附近抓獲;並順藤摸瓜,在湖州抓獲了另一名嫌疑人——戴某的前男友錢某。

今年4月,南京地鐵警方破獲了一起以網戀為名實施詐騙的案件,犯罪嫌疑人通過某款手機社交軟件,捏造虛假身份與他人“談戀愛”,其間還多次聯手現實男友,兩人分飾多角,通過偽造聊天記錄等方式虛構事實索要錢款,然後拉黑好友消失無蹤。更加離奇的是,犯罪嫌疑人時隔一段時間,竟然註冊新賬號重新對之前受害人進行詐騙。目前,兩名嫌疑人已被抓獲歸案,案件正在進一步偵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