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综合新闻>>正文

中心产品-杭州九乘陪同温金中心至江苏奥达现场核实项目情况时

【青岛市民捡海鲜】

而溫金中心官網顯示,其地址為溫州市車站大道315號宏鼎大廈一樓,《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又前往該地址。一名接待的工作人員還詢問記者需要購買什麼產品。當記者向溫金中心表明身份欲採訪負責人時,該工作人員表示不負責此事,去與相關領導溝通。幾分鐘後,一名自稱為溫金中心工作人員的人告訴記者,並不是上門想採訪就能採訪的,要求公對公發送函件給他們。但當記者詢問溫金中心傳真號時,他並未透露,隨後給了一份沒有收件人的地址以及一個公開的固定電話號碼,要求以郵寄的方式聯繫。

8月8日下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溫金中心江蘇奧達項目產品兌付問題致電溫州市金融辦湯主任,湯主任表示,溫州市金融辦已經獲悉這一情況,並且一直在幫助投資人和溫金中心協商,8月8日上午投資人和溫金中心的協商就是在溫州市金融辦進行的。“我們希望儘量減少投資人的損失。”湯主任表示,“對於這件事情,我們希望溫金中心的股東要體現股東的相應責任,物產中大作為溫金中心的大股東要體現大股東的責任,其他股東也要體現其他股東的責任。”

對此,杭州九乘方面認為,溫金中心所做盡職調查未能準確核實基礎資產和增信條件的真實性;面簽時,未準確核實薑堰國投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未準確核實薑堰國投董事會決議、承諾函及其他材料的真實性;未做到在薑堰國投經營場所面簽的風控措施,在產品存續期內未能實施有效的投後風險檢查。

8月12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江蘇奧達兌付問題、溫金中心風控監督問題,向溫州金投發送採訪提綱,溫州金投方面表示通過溫州市委宣傳部方面與記者對接,如有相關回應亦由溫州市委宣傳部轉達給記者,不過截至發稿前,仍未獲得溫州金投的回應。

其中,百色市中級人民法院4月22日開庭審理的合同糾紛案(案號(2019)桂10民初12號),江蘇奧達作為被告被平果恆泰告上了法庭,而2019年7月3日開庭審理的合同糾紛案(案號(2019)桂0102民初3559號),南寧市金瑞恆建築機械租賃有限責任公司又將江蘇奧達和平果恆泰列為被告。

不過,溫州市公安局凍結張松樵相關財產是否與江蘇奧達項目相關,江蘇奧達是否真的將1.5億元融資資金挪用至張松樵旗下的兩個房地產項目中,目前尚未從溫金中心方面獲得確認。

1.5億融資資金去向成謎此前投資人與江蘇奧達以及溫金中心簽訂的三方協議顯示,投資人投入的資金主要是用於“泰州市薑堰區溱潼鎮城北社區拆遷安置工程一期”。如今,既然該資金用途子虛烏有,那麼江蘇奧達又將這筆錢用在了哪裡?

記者查詢發現,2019年江蘇奧達涉及多起訴訟且均為被告。

兌付博弈沒有拿回本金的投資者試圖向各方討要說法。

為此,許女士向綠城財富討說法。劉麗麗提供的另一份《關於奧達項目的整體情況說明》顯示,2019年5月起,溫金中心以“更換領導班子”“需上報集團審批”“項目實際處置進度不達預期”“項目方涉刑”等為由,在2019年6月底明確表態後續不再支付利息,也無法按期兌付本金。

8月6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前往江蘇奧達的註冊地址——泰州市薑堰區羅塘街道勝利華庭1號樓1503室、1504室。發現該地實際是一幢居民樓,進出需刷卡。由於兩間辦公室在記者敲門後均未開門,記者於是致電江蘇奧達,一位工作人員說:“誰還會上班呢?丁老闆都在溫州的派出所里了。”她表示,目前公司已經無人上班,也不太清楚丁網鎖的近況。

而據劉先生透露,今年7月份投資人要求溫金中心股東方一起參與江蘇奧達項目協商,在當時的談判會議上,物產中大、溫州金投等4名溫金中心股東參與了會議。關於兌付方案如何解決,劉先生說:“當時其他三大股東表示要看物產中大的表態,如何解決這次的問題,但是物產中大當時的代表沒有表態。後面的談判,股東方沒有參加,溫金中心的說法是,這是我們的事情,和股東方沒有關係”。

每經記者葉曉丹黃鑫磊每經編輯陳俊傑

啟信寶信息顯示,江蘇奧達成立於2012年11月30日,大股東丁網鎖持有92.0064%股權,同時丁網鎖亦為江蘇奧達法定代表人。

溫金中心2018年10月29日發佈的《融通寶69期產品備案登記信息確認書》顯示,產品延期期間按月提前支付利息,從2018年11月起每月月底前支付下一個月相應利息,到期支付剩餘本金,並會儘量在產品延期期間提前償還部分本金。

劉先生提供的當時溫金中心的一份產品宣導單顯示,政金寶系列募集總額1億元,投資1萬~99萬元,第一年利率為7%,第二年利率為7.2%。當然投資金額越多,利率也會相應地調整,派息方式為每季度付息一次。

許女士則是通過綠城財富購買了溫金中心發行的融通寶系列產品,其簽訂的《產品說明書與認購協議》顯示,融通寶系列產品總規模不超過5000萬元,投資人認購10萬(含)~50萬元(不含),投資收益率為7%/年,期限為2年。

“當初的廣告很誘人”劉先生表示,2016年之所以買溫金中心發行的政金寶系列產品:“是因為說是政府開發項目,財政擔保,我們覺得這個項目200%穩妥。廣告打起來很誘人的,項目經理也說得很好聽。”

投資人劉先生提供的溫金中心2018年11月2日回覆投資者的一份文件也顯示,江蘇奧達彼時存在流動性困難,但提供了實際投入達2億元的補充質押物。不過這些資產變現需要相應的時間,逾期9個月之後再兌付也是考慮了相關資產的屬性,以確保資產不縮水。

2019年7月底,杭州許女士向《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報料,稱自己3年前通過綠城財富購買的溫州金融資產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溫金中心)發行的融通寶系列產品逾期快9個月了,還不能兌付。

同時,協議書里還提及該產品的風控措施主要有四方面,一是對基礎資產對應的應收賬款進行質押;二是泰州市薑堰國投(主體評級AA)對本產品回購提供承諾;三是項目還款來源為泰州市薑堰國投與商業銀行合作的產業基金,該產業基金已納入泰州市薑堰區財政預算;四是江蘇奧達法定代表人丁網鎖提供無限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溫金中心成立於2014年,啟信寶數據顯示,溫金中心第一大股東為物產中大(600704)(600704,SH),持股45%,其餘股東還包括北京燦焜炻經貿有限公司、溫州金投、貴州陽光證券化基金管理公司和蘇州燦焜炻經貿有限公司。在溫州市信訪局主辦的溫州問政中心網站中,溫州市金融辦在回覆網友問題時也稱,溫金中心大股東為物產中大。

融資錢款流向何處,投資人的資金何時能兌付,江蘇奧達現狀如何?針對這些問題,記者先後採訪溫州市金融辦、溫金中心、溫州市金融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溫州金投)、薑堰國投、江蘇奧達、綠城財富等,欲理清事件的脈絡。

溫金中心在發給杭州九乘的一份《告知函》中稱:“江蘇奧達建設工程有限公司擬將應收平果恆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平果恆泰)和貴州榮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州榮泰)應收賬款質押給我中心指定第三方作為對上述產品全部本金、利息、罰息等相關費用合計欠付金額的擔保,我中心保證一視同仁地對待上述產品,在同一天為上述產品辦理應收賬款質押登記,上述產品質權處於平等關係,不存在先後順位,併在代收每一筆產品還款後按照產品金額同比例進行分配,產品之間不存在先後分配順序,上述產品享有同等權益。”

偽造8份文件,虛構2億債權出現逾期的原因是什麼?杭州九乘提供的,於2018年10月22日發送給溫金中心的一份《情況說明》顯示,2018年10月16日,杭州九乘陪同溫金中心至江蘇奧達現場核實項目情況時,發現項目存在眾多疑似虛假偽造的現象。2018年10月18日,杭州九乘列席了溫金中心與江蘇奧達法定代表人丁網鎖的交流會議,確認溫金中心向杭州九乘提供的包括盡調報告在內的11份文件,其中8份全都為偽造,即融通寶產品底層資產虛假、核心擔保的內容造假。

杭州九乘另提供了一份溫金中心發送的《告知函》,時間顯示為2018年11月15日。告知函中,溫金中心向杭州九乘表示:“在我中心掛牌登記的江蘇奧達項目融通寶69期、70期產品和政金寶30期-38期產品合計產品規模共計14975萬元,截止到2018年11月15日均已到期,其中融通寶69期、70期產品由貴司負責承銷和推介。現發行人江蘇奧達建設工程有限公司逾期不能兌付上述產品,我中心已經積極派風險處置人員與發行人、受托管理人、保證人等產品相關各方協商還款方案和追償方案。”

劉麗麗表示,此前獲得消息,廣西百色的房地產項目與貴州的房地產項目實控人均為同一個老闆。記者查閱平果恆泰股權結構發現,其大股東張松樵持股60%,為平果恆泰實控人,而張松樵同時也是貴州榮泰的法定代表人,持有公司90.40%股權。啟信寶信息顯示,2019年6月14日,溫州市公安局凍結了張松樵2000萬元人民幣,執行裁定書文號為溫公(經)凍財字(2019)50140號。

2019年8月8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前往溫金中心註冊所在地溫州金融服務中心1號樓,然而,在工作日工作時間,溫金中心空無一人,大門緊鎖。記者向大廈物業方咨詢,物業表示:“溫金中心在前一天已經聯繫不上,因為溫金中心方面也沒聯繫我們說要搬走,我剛剛上去看了一下,桌子什麼都還在,就是沒看到人來上班。由於溫金中心人員經常有變動,和他們聯繫,電話也一直沒人接。”

劉麗麗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在其參與的一次溫金中心與投資人的溝通會中瞭解到,江蘇奧達將從溫金中心融得的資金,挪用到了貴州和廣西百色的兩個房地產項目中。而且溫金中心當時表示經過調研和研判,資金是可以回籠的,只是需要時間。

需要註意的是,上述兩款逾期產品所涉及的融資方都是江蘇奧達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奧達)。

但是,記者發現江蘇奧達提供的底層資產涉嫌虛構債權,江蘇奧達為溫金中心盡職調查過程中提供的材料中有8份為偽造;薑堰國投方面回應稱,從未與江蘇奧達及溫金中心接觸過;而江蘇奧達所稱的拆遷項目,記者調查發現也並非江蘇奧達負責。

8月初,家住溫州的劉先生也向記者反映,其3年前購買的溫金中心發行的政金寶系列產品也逾期9個月了,同樣沒有兌付。

8月7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前往江蘇奧達自稱承包的拆遷安置項目“泰州市薑堰區溱潼鎮城北社區拆遷安置工程一期”瞭解情況。當地居民告訴記者,2016年至2017年間,的確有一批老屋被拆,新小區就建在小鎮西部外側。不過,城北社區居委會的工作人員表示,從來沒聽說過江蘇奧達參與當時的拆遷安置項目。

8月8日上午,在溫州市金融辦組織下,部分投資人代表與溫金中心方面就兌付方案進行了協商。參會的劉先生說:“當天溝通的方案是溫金中心3年內支付本金的60%,剩下部分就不負責了。加上之前支付給投資人的利息,差不多只能覆蓋我們本金的75%左右,剩下的投資本金收不回來。”不過,對於這個方案,劉先生說投資人都不同意,並表示這是第四次與溫金中心關於奧達項目談判了,接下來還會繼續和溫金中心溝通兌付方案。

8月14日,記者也致電物產中大董秘辦,工作人員稱不清楚此事,建議記者詢問溫金中心。記者也向物產中大發送了採訪提綱,但至截稿時,尚未回覆。

8月6日下午,記者又來到薑堰國投,核實“2億元應收賬款”的真實性。薑堰國投發給記者的回覆內容顯示:“2018年底,溫州市公安局到我公司調查我公司為江蘇奧達擔保資料的真實性。在此之前,我公司從未接觸過江蘇奧達及溫州金融交易中心,更沒有提供相關擔保,帶來的相關資料上的簽章經初步辨認與我公司所使用印章不符。後經溫州市公安機關對我公司印模進行取證,2019年1月7日,溫州市公安局出具鑒定意見通知書,確認江蘇奧達提供的關於薑堰國投的材料上的公章與我公司實際使用的公章不是同一枚印章所蓋印。該擔保的相關資料不是我公司出具,且已經對我公司在資本市場上造成很大影響,我公司將通過包括但不限於司法等手段要求溫州金融資產交易中心發佈關於該事項的澄清公告。”

那麼,江蘇奧達究竟是何來歷,怎麼通過了當年溫金中心的盡職調查並順利融資1.5億元?

8月14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別緻電平果恆泰及貴州榮泰,平果恆泰工作人員稱需要向領導反映,未透露其他有效信息,而貴州榮泰的公開電話號碼有數個,唯一接通的一個竟是其他單位的。

另外,當記者來到在建新小區的項目部時,發現項目部門口的工程介紹資料顯示,新小區由江蘇溱潼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溱潼建設)負責建設。項目部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在建新小區由溱潼建設全權負責,人員、機械等均由溱潼建設提供,沒聽說過有江蘇奧達參與其中。

2016年,江蘇奧達以其對泰州市薑堰國有資產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薑堰國投)持有的2億元應收賬款作為基礎資產,發行資產支持收益權產品,資金用於補充江蘇奧達承包的泰州市薑堰區一拆遷安置工程建設資金,同時,江蘇奧達到期回購該基礎資產收益權。溫金中心基於江蘇奧達上述基礎資產,發行了政金寶和融通寶兩款產品,總規模1.5億元,限期2年。

可是,許女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逾期兌付的最後一個月的利息,並沒有收到。

2019年7月4日,杭州九乘及投資人代表參加溫金中心的溝通會,溫金中心主要領導就奧達項目逾期後的處置進展、最新的處理方案對客戶進行了宣導,現場明確表示,何時兌付不確定、兌付多少金額不確定,本金是否保障不確定。

值得一提的是,與溫金中心簽訂承銷協議的實為杭州九乘,而許女士最終卻是通過綠城財富購買的溫金中心的產品。許女士表示,其對杭州九乘毫不知情。據瞭解,杭州九乘與綠城財富均為綠城資本旗下企業。綠城財富總經理劉麗麗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杭州九乘與綠城財富屬於居間推薦關係,綠城財富向杭州九乘推薦客戶,杭州九乘再向溫金中心推薦客戶。

許女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提供了2018年10月29日由溫金中心出具的《融通寶69期產品備案登記信息確認書》,稱江蘇奧達在該中心備案登記的產品因債務主體江蘇奧達不能如期支付本金及收益,導致逾期兌付。該中心已經收悉江蘇奧達出具的《關於溫金中心-政金寶、融通寶系列產品延期兌付的說明》《承諾函》《應收賬款質押協議》等文件,根據以上文件,江蘇奧達承諾將於產品原到期日起9個月內支付產品本息。

原本以為幾乎不存在什麼風險的產品,結果卻逾期了。

據杭州九乘透露,2019年春節前後,丁網鎖因“合同詐騙罪”被刑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