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综合新闻>>正文

小人物观众-《“大”人物》是一部能为普通大众所共同欣赏的影片

【医生瘫坐老婆病房】

目標、阻礙、努力、結果,如此簡單的結構故事,單一的敘事線條,卻將正邪勢力水火不容的對抗以幽默詼諧的方式進行了極致的呈現。片中很多小橋段令人捧腹,一個如此嚴肅的話題都能被挖掘出如此多的笑點,且不低俗,實屬不易。親情、幽默、動作、喜劇這些電影類型元素都裝在這樣一部單刀直入、直奔主題的電影里,巧妙地融入觀眾的笑聲中。這部電影的最大特色是具有鮮明的現實感、尖銳的諷刺性及雅俗共賞的大眾化。可以說,《“大”人物》是一部能為普通大眾所共同欣賞的影片,片中折射出來的,是每一個人的社會側影。

在對於社會問題和案件的選擇方面,與原版相比導演五百做了不小的調整,外加恰到好處的喜劇外殼,使整部片子變得更接地氣,片中的主人公孫大聖,也再次以實際行動踐行了“人民警察為人民”的錚錚誓言。五百在劇本階段就結合了比較有話題性的社會問題和案件,官商勾結、暴力強拆、假幣製造……成為犯罪動作片的又一個突破。片中的罪行醜態跟我們現實中的惡意毀壞財物、強要“過路費”、賄選拉票、聚眾鬥毆、敲詐勒索、欺壓百姓這些上不得臺面的胡作非為一樣,看似疥癩之疾,實是膏肓之患,嚴重損害了人民群眾的幸福感、安全感。而《“大”人物》恰恰把其擺上臺面,通過影視化的話語進行解構、剖析和反思。

《“大”人物》中的人物塑造從其性格缺陷出發,努力讓人物接地氣,凸顯其真實感,其中孫大聖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完成度很高。首先,敢於同天抗爭、自由叛逆的孫悟空形象本就深深地印刻在每一個國人的心裡,所以,擁有和孫悟空近似的名字、在電影的舞臺劇片段中穿著猴子戲服等一系列細節都賦予了孫大聖這一形象不少象徵意義,讓觀眾不由自主地相信他也是那個勇往直前、充滿抗爭力的人物。內部性格、外部困境都很討巧的人物設定,再加上具有廣泛共情力的象徵意義,讓孫大聖擁有了真實且極具感染度的表達能力。

今年年初,一部國產犯罪動作電影《“大”人物》登上銀幕,這部翻拍電影上映幾天票房便破2億元,擺脫了“翻拍片難成功”的宿命。究其根本,影片的成功之處在其本土化的改編。相較於韓國的原版電影《老手》,該片的情節節奏較為鬆弛,人物更具生活氣息,許多小細節的融入也為其增分不少。與眾多電影的本土改編相比,該片整體呈現出一種行雲流水的成熟姿態,從情節和情感兩方面滿足了觀眾的觀影體驗。

影片將張弛有度的劇情節奏、幽默滑稽的敘事風格、鮮明真實的人物形象三者巧妙地結合在一起。電影除了將敘事重心放在敘事主體上,讓觀眾緊緊跟隨著孫大聖的腳步去看整個事件的發生和解決,也在逐漸深入的情節中適當加入了一些令人忍俊不禁的細節。合理化的電影節奏促使本片的敘事風格從持續的嚴肅緊張轉向了鬆散的井然有序,並且緊湊的情節之中還被嵌入了足夠的包袱和笑點,給觀眾緊繃的情緒提供了過渡緩衝的時間。

該片作為一部融合了喜劇、犯罪、動作元素的電影,用喜劇的方式揭示了社會問題。雖然影片的氛圍是輕鬆幽默的,男主角更是浩然正氣中多了幾分“滑稽”,但主題卻是嚴肅的,正是這種“嚴肅的幽默”直擊社會普通人的心靈,因此影片除了呈現出一種調侃和暗諷,還有著很多理性的思考。對於一個紈絝子弟而言,社會的秩序早已經由掌握社會財富的少數人制定好了,在他們的概念里世界就該是這樣的,但這種意識是不合理的,那麼必然催生出一個或多個奮起反抗、衝破一切的力量,於是,影片的主人公就成了那個絕地反擊的人。

在這樣一部典型的犯罪動作類型片中,導演大量地使用了“荷蘭角”式鏡頭,不斷增加著畫面的張力和營造不安的氣氛。微微傾斜的畫面當中,無論是前來討薪的工人,還是人民警察孫大聖,又或者是黑惡勢力“大人物”身邊的馬仔,幾乎都被擠到了畫框的邊緣,而“大人物”幾乎占滿畫框,畫面的構圖多以“大人物”為視覺中心點延展,這樣的畫面在影片的前段幾乎一直表達著這樣不對等的關係。隨著情節的推動,“小人物”在正義的覺醒以及拼死捍衛正義的決心下,慢慢占據了畫框更大的面積,並且在近景中,鏡頭開始多用仰角拍攝“小人物”,以此肯定“小人物”所代表的正義的崛起,逆襲之路就此開始,一直躲藏在故事背景中的黑惡勢力,被“小人物”一步步掃到台前。當黑惡勢力出現之時,總有人挺身而出,正義或許會遲到,但從不會缺席。最終,小人物完成了逆襲,捍衛了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