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综合新闻>>正文

大队移民-朱华林介绍说,这座10.5米高的铁塔名叫九级跳台,是国内难度较高的警犬攀高技术科目,对于普遍恐高的犬类来说,九级跳台相当于人们眼中的珠穆朗玛峰

【四川长宁燕群聚集】

從幼犬的接生、養育到幼訓,是基地繁育大隊的職責。“有3成多幼犬會被淘汰。”哈爾濱警犬訓練基地民警杜洋告訴記者,幼犬出生3個月後,就要進行基礎訓練,根據它們的性格,初步判斷可否擔負追蹤、鑒別、警戒、看守、巡邏、搜捕、通訊、攜彈、偵破、搜查等基本任務,達到考核標準的幼犬才可以移交訓練大隊,進入第二階段。

“硬件設施是保障,高新技術是關鍵,目前基地已持有警犬九級跳台、垂直爬梯等20項專利。”朱華林說。

杜洋望著犬舍里一條德國牧羊犬告訴記者,“它叫‘降龍’,我曾經帶它在哈爾濱機場執勤,今年7歲多了,警犬七八歲時身體機能開始下降,到這個年齡就面臨退役了。”

20項專利藏身訓練場內記者在基地見到了曾榮立一等功的民警朱華林。“警犬訓練到成犬需要一兩年時間,工作壽命也就是六七年,與警犬朝夕相處的感情就是戰友之情。”今年36歲的朱華林,大部分時間在警犬基地度過。

“基地目前有德國牧羊犬、馬裡努阿犬、杜伯文犬等20多個犬種,除部分優秀種犬從國外引進外,絕大部分是自主繁育。”基地繁育大隊大隊長李傑夫說。

哈爾濱警犬訓練基地於1980年隨著武警黑龍江省邊防總隊的成立開始創建,多年來基地出色完成多項重大安保任務,先後榮立集體二等功兩次、集體三等功1次,兩人榮立個人一等功,10人榮立個人二等功,成為國家重大安保工作中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訓練場上隨著朱華林一聲“上”的口令,兩歲的馬裡努阿犬“小伙”一躍登上了第一級臺階,接著是第二級,就這樣一直跳到第九級,然後順著陡坡下來。

為切實提高警犬繁育水平,基地不斷拓寬警用工作犬繁育種類,優化種犬品系結構,加大警犬繁育工作科研力度,通過新品種繁育,不斷提升犬種警用品質。

繁育大隊北面是成犬犬舍和種犬犬舍,這裡有德國牧羊犬、邊境牧羊犬、拉布拉多、金毛、史賓格、昆明犬、羅威納、藏獒等犬種。見有陌生人到訪,眾犬齊吠,彈跳力出眾的馬裡努阿犬在籠中上竄下跳,十分興奮。

正是通過這樣的不懈努力,基地先後掌握了“神奇的退行”“90度垂直攀高”等4項世界級訓犬技術,培訓出來的警犬曾榮獲全國警犬技術比賽團體冠軍和多個單項第一名。

“由於太高,警犬起初都不敢攀爬,有些即使跳上去也不敢下來,只能由訓導員爬上去抱著一節一節送下來……經過周而複始的訓練,警犬才能最終攀爬到九級高度。”朱華林說。

著眼未來,警犬訓練技術應用任重道遠。面對挑戰,哈爾濱警犬訓練基地牢記使命,不畏艱辛,探索創新勇攀高峰。

多年來,哈爾濱警犬訓練基地的警犬參加過北京奧運會、廣州亞運會、歷屆中俄博覽會、G20杭州峰會等重要安保任務,有8條警犬由於安保工作出色被公安部評為“功勛犬”。基地創建至今為全國邊境地區培養輸送了2000多名警犬技術人才和1900多條警犬。

緊盯18個課題多向發力轉隸以來,哈爾濱警犬訓練基地黨委積極探索符合國家移民管理特色的用犬模式,不斷健全完善警犬選配使用管理機制,以適應不同培訓任務需要。

圍欄中8只巴掌大的小奶狗有的酣睡,有的跌跌撞撞爬來爬去,它們的母親—— 一隻純種德國牧羊犬,警惕地環視周圍的陌生人。6月19日,《法制日報》記者在黑龍江哈爾濱警犬訓練基地採訪時與這8只不足月的小家伙結識,1年之後,它們將奔赴全國各地機場、車站、緝毒一線,與人民警察一起守護一方平安。

朱華林帶過6條警犬,警犬“舞情”在全國第二屆警犬技術大賽中獲得追蹤、鑒別科目金牌,這一直是他的驕傲。

朱華林介紹說,這座10.5米高的鐵塔名叫九級跳台,是國內難度較高的警犬攀高技術科目,對於普遍恐高的犬類來說,九級跳台相當於人們眼中的珠穆朗瑪峰。為了讓警犬剋服恐高心理,訓練時,訓導員會用繩子拴住警犬腰部,發出口令後,逐個臺階朝上拉。

為加強對警犬技術應用領域的探索,近年來,基地教研團隊還緊盯警務前沿,對警犬繁育、訓練、裝備配備等18個課題進行深入研究,通過不斷延伸警犬技術工作觸角,強化DNA、氣味鑒別等關鍵技術的引入和攻關,積極探索氣味鑒別、血跡和物證搜索等科目的訓練,努力打造具有移民管理特色的“一流警犬技術專業隊伍,一流警犬技術管理制度,一流警犬技術保障體系,一流警犬技術勤務模式”。

此外,基地還逐步完善網絡信息化建設,實現遠程指導管理,建立了警犬技術工作交流網絡協作平臺,強化對全國移民管理系統警犬日常管理、訓練、考核、復訓、使用技術和衛生防疫工作的遠程指導等,不斷推動警犬技術工作健康發展。

1800多條警犬分佈全國哈爾濱警犬訓練基地是國家移民管理機構中唯一的公安部警犬二級繁育單位,目前有繁育大隊、訓練大隊,主要承擔種犬遴選、繁育,幼犬及育成犬培訓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