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军事新闻>>正文

战机飞行员-王中元驾驶战机参加掩护轰炸机远航训练任务

【电竞人才百万缺口】

2018年,王中元再度帶隊參加和兄弟部隊間進行的對抗空戰,一舉戰勝實力強大的競爭對手,取得海軍航空兵參賽以來的最好成績。

任務中,外方軍機突然實施雷達照射,王中元的戰機座艙內瞬間滿是“被雷達鎖定”的告警聲。他毫不畏懼,迅速前出,進行正面對峙,逼迫對方向安全方向脫離。

“飛戰鬥機不飛自由空戰是不行的。”王中元說,如今他駕駛新型三代戰機,會有一種如魚得水的感覺。

討論會中因為戰術設計不同而爭吵是常有的事。5年後王中元再回憶起來,耳邊仿佛仍能聽到吵到氣頭上時的拍桌子聲,大家誰也不服誰,就約定第二天去天上“比試”,用事實說話。

加入“尖刀”分隊至今,王中元先後參與制訂了“尖刀”分隊《訓練大綱》,修訂完善了對敵空戰等10多套戰法。

“成為最優”是王中元對自己一貫的要求,但這一次卻沒那麼簡單。由於本單位此前從未有過新型戰機專屬的自由空戰訓練大綱,王中元與戰友們連最基本的“迎頭轉彎”“前置跟蹤”等空戰術語都聽不懂。

據說,戰鬥機飛行員的最高飛行年限是45歲,但王中元從沒想過離開戰機以後要去做什麼。在有限的飛行生涯里,儘管年齡已經偏大,他想的仍然是成為艦載機飛行員,或者飛最好的戰機,執行最重大的任務。

這種骨子裡的自信讓王中元深受觸動。

高考成績出來後,他的分數超過復旦大學錄取線20多分,但當兩條路同時擺在王中元面前時,他毅然選擇了入伍。

在王中元看來,駕駛戰鬥機飛行就像獵鷹翱翔天空,自由空戰就是打破一切限制,讓目標變得只有一個:獵殺、取勝!而實現這一目標的方法,就是“做最好的飛行員”。

在平時的各種類型訓練中,王中元尤其喜歡參加中外聯訓,因為這類演習可以接觸各國飛行員,學習不同的飛行理念與飛行精神。2017年的一次中外聯訓上,外軍戰機由於型號不同,主辦方提出修改訓練計劃,卻被該國飛行員拒絕,理由是“飛戰鬥機不需要被特殊照顧”。

36歲的王中元已經當了16年戰鬥機飛行員,身為海軍特級飛行員,飛行事業讓他獲得了諸多榮譽:海軍航空兵首屆某對抗競賽“海空獵手”稱號,榮立二等功3次、三等功3次。

“一切為了戰鬥”是王中元給戰鬥機飛行員這一身份的註解,但想要成為戰場上的“常勝將軍”並不容易。王中元遭遇過空戰對抗“滑鐵盧”。那是他第一次代表海軍和兄弟部隊進行對抗空戰競賽,作為“尖刀”分隊中的佼佼者,王中元在擂臺上遭遇兩場完敗,“被打得毫無招架之力”。

更難的是實際飛行。從固定的訓練動作轉變為在限定區域內自由飛行,意味著一切不再有定數,他們乾脆放棄了過渡期,直接進入自由飛行訓練。

“空戰中不能再考慮避讓。”更高的難度讓王中元感到興奮,他開始向自由空戰“發起進攻”。

在對抗中,原本寧靜的天空開始變得讓人暈眩,如果抗載能力不過關,飛行員隨時可能出現拉不動桿、黑視、昏厥等情況,王中元堅持練習適應離心機的加速度,直到完成9G的訓練。

“有困難,解決掉。”為了早日告別“外行”,王中元跑了多個地方,聯繫從前軍校的同學借空戰資料、飛行筆記,再回來逐一檢查篩選,編訂成冊,用“借”來的教案研究理論知識。

“只有飛行員才懂得飛行的愉悅。”王中元後來總結說。

有一年,海軍和兄弟部隊進行對抗空戰競賽,那一天陰雨綿綿,不少單位都提出暫時停飛,“飛行中沒有特殊情況,飛行員就要做到惡劣氣象條件下也能升空,就算沒有保障也要贏。”王中元說,隨後,他帶領團隊率先在特殊天氣中駕機升空。

“做最好的飛行員”部隊奉命組建海軍航空兵首支某國產新型三代戰機“尖刀”分隊,他成為首批骨幹成員。那時大家以為,“尖刀”分隊是把一批綜合素質較高的飛行員聚集在一起訓練。但實際上他們肩負的任務遠不止於此。他們是最新機型與全新戰術的開拓者、試驗者。

事實上,從軍並非王中元兒時的夢想。這位土生土長的上海男孩喜歡化學,直到高三理想仍然是考入復旦大學化學系,但沒想到報著“試一試”的心態去參加空軍體檢,竟然順利通過全部體檢課目。

有一年春節期間,王中元駕駛戰機參加掩護轟炸機遠航訓練任務,當戰機飛向陌生海域、陌生航線,他突然發現雷達顯示,4架外國軍機前來干擾。

飛行大隊分隊長王志容與王中元一同參加了兄弟部隊組織的某空戰對抗競賽,比賽中,王中元對戰術、裝備精益求精的研究讓王志容贊嘆不已。“他乾啥都想乾出點名堂來!” 王志容說。

在戰友尹海旭眼中,王中元屬於“藝高人膽大”。新機換裝後,王中元第一個登上新型戰機試飛,不巧的是,飛行任務中突發機械故障,地面上人人都為王中元捏了一把汗。10分鐘後,王中元駕駛戰機穩穩降落在機場上。

“升空即戰鬥”作為國土防禦的第一道屏障,海軍航空兵是處在戰爭最前沿的部隊。在王中元的日常生活中,戰備起飛每天都有,一觸即發的對峙也時有發生,“升空即戰鬥”對他們來說不是一句空話。

“空戰之後無兄弟。”當時流傳這樣一句話,但王中元知道,第二天的訓練結束後,大家仍會坐在一起討論新的戰術,並由他負責把這些討論成果彙編成冊。

那次經歷就像是“恥辱”,激起了王中元的好勝心。為了實現自我突破,他拜對手為師,利用一切資源反覆鑽研自由空戰戰術戰法,他帶領參賽團隊先後攻關形成120餘份、總計30多萬字的資料。

下了戰機,王中元是個“愛折騰”的人,他喜歡攝影、刻章、泡茶……每次外出參加競賽或訓練任務,他都會帶上自己的相機,拍些照片或視頻,回來後剪輯成短片。他還喜歡設計徽章,每次參加重大任務都會設計一枚紀念勛章,如今他所在的大隊里,人人衣服、帽子、攜行包上都貼著他設計的標誌。

“只有飛行員懂得飛行的愉悅”

“駕駛戰機就要為戰鬥而飛。”王中元說。

戰機跟進起飛。高宏偉/攝民航飛機緩緩飛離永興島,南部戰區海軍航空兵某旅飛行大隊長王中元透過舷窗,看著小島上的駐訓點漸漸遠去。突如其來的任務讓他不得不暫離大隊,坐在平穩的民航客機上,他有些想念駕駛戰機在天空馳騁的感覺。

一次次飛行訓練讓王中元認定,在自由空戰中取勝的關鍵在於對戰術戰法的運用。在他的書櫃里,至今還保留著最初研究自由空戰的資料書。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空戰對抗訓練結束,才是王中元自我訓練的開始。每次訓練後,他都要拿出數倍於訓練的時間來總結改進戰術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