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军事新闻>>正文

发展一个-凝聚着这个旅发展历程中太多的“变”与“不变

【垃圾桶卖断货被限购】

畢竟,20釐米寬的車輪行駛在直徑約2釐米的鋼纜上,稍有不慎,懸空的汽車就會掉下來。

距離終點僅剩1米時,車身突然右偏,眼看汽車就要“脫軌”墜翻。千鈞一髮之際,他冷靜地操控方向盤,慢慢讓鋼纜重新對準車輪正中位置,順利通過鋼纜,整個過程僅用時46秒。

卞建峰的絕活,凝聚著這個旅發展歷程中太多的“變”與“不變”。

“69年來,我們追尋前輩的足跡,在變與不變中不斷前進,取得了一個又一個勝利。”卞建峰說,變化的是發展和成長,不變的是忠誠和初心。

“準備,開始!”指揮員一聲令下,只見他掛擋起步、輕踩油門,汽車沿著僅有車輪寬的水泥斜坡緩緩前行,很快將前輪對準並壓上拇指粗的鋼纜。隨著汽車緩緩前進,鋼纜上下抖動更加劇烈。

“汽車走鋼纜聽說過嗎?這不,課目展示馬上開始。”盛夏時節,記者在沈陽聯勤保障中心某旅一營採訪,汽車兵們紛紛亮出絕活。見其中一名汽車兵要在無指揮條件下,駕駛汽車在50秒內通過長4米、離地半米高的鋼纜,記者著實為他捏了把汗。

離開駕駛室,卞建峰給記者講述了多年前一次演練的“窘境”。那年,部隊開赴科爾沁草原深處參加上級組織的綜合演練。晚上8點多,上級命令他們緊急派兩輛車前出至陌生地域運送物資。由於夜黑風高、道路不熟,車輛在茫茫大草原上迷了路,比原計劃晚了兩個多小時才趕到指定地域。

這名汽車兵叫卞建峰,身材敦實,笑容憨厚,是有著16年駕齡的四級軍士長,戰友們習慣稱他“老卞”。除了“汽車走鋼纜”,卞建峰還有“汽車漂移入庫”的絕活,曾在全軍比賽中奪冠並榮立二等功,獲得過全軍士官優秀人才獎二等獎。

走進該營營史館,一串串榮譽映入記者眼帘。這支部隊剛組建27天就受命開赴抗美援朝戰場。面對“空中點燈、地上撒釘、路上炸坑、專打汽車兵”的針對性“絞殺”,前輩們創造了急停猛跑的“火線運輸”辦法。

“多年來,我們鍛造戰場上‘打不爛、炸不斷’的鋼鐵運輸線,練就戰場駕駛技能的優良傳統一直沒變!”卞建峰說,“不變”的除了苦練駕駛技能,還有保持箭在弦上的戰備狀態。

臨近中午,記者跟隨卞建峰的車往某訓練點送餐。途中,接到前方橋梁被炸、道路被毀的“敵情”通報,卞建峰當即決定涉水過河,卻遭遇汽車陷入泥濘的險情。他從車廂中取出一捆用鐵絲串起的圓木,鋪在打滑的車前,一踩油門,汽車很快就衝上了岸。

時光荏苒,初心永恆。在卞建峰心中,正是這些變與不變,讓部隊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記者 汪學潮 孫興維 賴瑜鴻)

蹲點採訪中,記者還發現一個特別的現象:每天清晨起床時,這個營從幹部到戰士都要打背囊;只要出車,從指揮員到駕駛員,都要攜帶背囊。官兵介紹,部隊組建之初沒有營房,老前輩就以車為家,上了戰場更是隨身帶著背包。和平建設時期,因為需要隨時執行運輸投送任務,汽車兵“以車為家、隨時準備出發”的傳統一直都沒變。

“如今,這種情況不會再出現了!”卞建峰說,全營的車輛從最初的嘎斯車和繳獲車輛逐步更新,車輛運力從僅有2.5噸增長到現在可以載著坦克、裝甲車馳騁戰場,導航也從當初的手繪地圖發展到北斗衛星定位。卞建峰說,以前通信指揮除了靠“喊”,就是借助旗語和燈光聯絡,現在不僅配備了自行通信指揮方艙,近年列裝的重裝備運輸車還配備了車載北斗通信指揮系統,保障精準度大幅提升。

在訓練場,全營幾十臺各型車輛動態散佈在方圓近百裡的區域。記者參觀車場值班室發現,車輛動態監控系統電子顯示屏上,幾十個小紅點在地圖上有序移動,鼠標點擊任意一個小紅點,就會顯示出車輛當前位置及運行時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