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文物生活-这些在四川新都蛾蛾坟出土的明代文物

【邓亚萍专访朱婷】

此外,展覽中還有金鑲寶葫蘆耳墜、金荷包、雲形金髮飾、金東方天王雲海紋簪、翡翠簪、圓形帶鏈金胭脂盒、詩文銅鏡等文物,也是讓人目不暇接。

其中,四川新都蛾蛾墳一九六五年出土的明代文物是首次亮相,結合四川省考古研究院、平武報恩寺博物館、綿陽市博物館的精美飾品,和四川博物院館藏的明代女性書畫作品,讓觀眾得以一窺明代四川地區女子的生活藝術。

綿陽市博物館提供的金鴛鴦胸佩,同樣是精緻靈動。這個胸佩上部金鏈由兩排圓珠構成,下接一蓮花座,座上背向而立兩隻鴛鴦,鴛鴦嘴內各銜一鏈。左右兩鏈裝飾相同,均分為三層,上層為一朵捲雲,捲雲兩端各接一短鏈,鏈下各墜一喇叭形鈴鐺;中層為一枚銅錢,銅錢兩側各接一短鏈,鏈下各墜一圓形鈴鐺;下層為一枚金錠,金錠兩端各接一短鏈,鏈下各墜一蓮花,金錠中部接一短鏈,鏈下墜一懸魚。

「這個飾品大概就十來釐米,但上面竟然有四十個活靈活現的人物,可見當時明代的手工藝是多麼精細。」任卓表示,這些人物皆是立雕或高浮雕,玲瓏剔透、層次分明,給人以縱深的立體感。「希望觀眾能通過這個展覽細細品鑒明代女性的精緻生活和高雅的審美情趣。」

根據墓外的一些相關材料以及墓的形制、碑文,並結合明朝三大才子之一、明代四川地區唯一狀元楊升庵的家譜,專家推斷該墓為明代狀元楊升庵家族墓,墓主為楊升庵父親楊廷和其側室。

四川博物院陳展部主任任卓重點介紹了「金仙宮夜遊分心」。這件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的文物,整體呈山峰形,中部有兩柱葡萄,高柯擁接,抱成圓框。一人騎馬穿行其間,馬前有提燈開路者,有吹笙、起舞者,馬後有舉扇侍奉者,且圓框左右各有隨從十五人,或持扇,或擊鼓,或操琴,或彈琵琶,或托物品相隨。行列下方為一道欄桿,欄桿下方為朵朵流雲,背景為宮殿樓閣,周邊均環繞連珠紋。背面則以金箔模壓出房屋及四個橫置的管狀穿孔。

由於四川的空氣潮濕,早期的衣物都不易保存,墓葬出土的完整服飾更是難得,新都蛾蛾墳出土的明代服飾則保存得相對完整,並且十分精美。在展廳中,明藍布對襟短衫、明黃綢對襟短衫、明黑綢龍紋短衣等明代服飾雖已褪去明麗色彩,但仍能看到經緯縱橫間的精巧工藝和歷史的印記。

明代文物 填補空缺一九五六年六月十二日,四川省文物管理委員在四川新都縣城西北郊,距新都西門約半公里的地方,發現並出土了一個完整的紅漆棺木,棺內衣物及人體皆未腐朽。

除了文物展示外,本次展覽還呈現了一次美學上的「古今對話」。四川博物院首次與四川大學美術館合作,將現當代藝術家的作品融入展覽中,以當代人的視角穿越古今,探索明代今朝的美好。

此墓共出土五十四件遺物,分為明代衣物、金銀玉飾品、其他共三大類。這些在四川新都蛾蛾墳出土的明代文物,彌補了四川地區在明代時期史料較為缺乏的情況,對於研究明代女子生活及明代社會風貌具有重要歷史意義。

花鳥畫是女性畫家們最熱衷表現的題材,文俶花蝶圖扇面、秦淮女友白墨筆山水扇面和馬守貞芝蘭竹石圖扇面等文物,以清雅秀潤的筆墨,向世人展示了明代女子憑針線繡夢、以畫筆寫情的內心。

而各種精彩紛呈的飾品,則展現了明代女子典雅生活的一角。在展覽海報上佔「C位」(中心位置)的明牡丹紋金梳,不到一個巴掌長,梳把正中飾牡丹紋,中有一小孔,兩側飾雙鳳紋和葫蕾花,梳把用短線紋隔成呈半月形,十分精緻。

眾神聚仙宮 盡攬分心中記者在展覽現場看到,本次展覽分為書畫作品、精緻飾品、明代服飾以及現代漢服四個單元,各有亮點與側重,展現了女子的生活藝術。

在此次展覽中,四川新都蛾蛾墳出土的明代文物首次與觀眾見面。明黑綢龍紋短衣、明緞面「卍」字紋短衣、明牡丹紋金梳、明萬曆水晶球、明佚名修竹仕女圖軸、明鄭臣仕女春曉圖扇面、明盤龍紋金簪在內的多件(組)衣物、金銀玉飾品及字畫等具明代特色的文物,甚是吸引。

其中,文俶是明代畫家文從簡的女兒、文徵明玄孫女,精於花草蟲蝶畫的創作。出於女性細膩的情感和對花鳥特有的偏愛,深居閨中的女子對生活中最常見的花鳥加以表現並形成了一定的創作規模,文俶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畫家之一。明末錢謙益曾給予文俶極高的藝術評價:「點染寫生,自出新意,畫家以為本朝獨絕。」

展覽訊息展期:即日起至10月30日地址:四川博物院一樓臨展3廳

文俶花蝶圖扇面、捲草蝴蝶紋蜀錦、牡丹紋金梳、金仙宮夜遊分心……目前正在四川博物院展出的「物.色──明代女子的生活藝術展」,共展出六十一件(套)文物以及八件由當代藝術家原創的主題作品。

跨界合作 古今對話中國素有「衣冠王國」的美譽,服飾藝術發展至明代,已經達到相當成熟的地步。明代的服飾上採周漢、下取唐宋,集歷代華夏服飾之大成。清朝期間逐漸被禁止,但仍有少數款式和特徵流傳至今,近代朝鮮族、琉球族、京族等的民族服飾都深受明朝服飾的影響。

圖:「金仙宮夜遊分心」上有40個人物,可見明代手工藝人精細

如從明代女子及筓禮、婚禮、壽禮上的妝容入手,柴韻、郭雨濛、魏震三位藝術家共同完成作品《轉騰》,用行為影像的方式將明代女性生活中的最重要時刻一一勾勒而出。作品《一方塵土》則利用四川新都蛾蛾墳的一抔黃土作為塑形材料,做了一雙高跟鞋,既帶有文物自身的故事,又用當下審美重新做一次審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