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海外生产-黄秀英说::“这种适应有产品和工艺等生产层面的

【热依扎重度抑郁症】

榮昌夏布一朵“海外香”的“花”

“有兩個層面的意思,一個從產業本身入手,在探索工藝改進過程中,推出附加值更高的產品,還有一個就是充分研究國內市場,爭取有所作為。”黃秀英說:“這兩個層面要想做好,繞不開的就是‘文化’。”

“一個老產業如何適應新的時代?在適應過程中,我們這些身處其中者又該做哪些準備和改變?”黃秀英回憶,那一年亞洲多國貨幣對美元大幅貶值,由於傳統夏布是手工生產,周期比較長,再加上國際集裝箱物流運輸,根本沒法抵禦瞬息萬變的匯率波動,眼看著倉庫中的夏布不斷貶值,已經出口的產品又出現被外方拒收的情況,家裡工廠有些撐不住了。

“很多人都不相信夏布這種一點都不‘洋氣’的產品,居然海外的銷量會大於國內,但事實就是如此。”黃秀英說:“榮昌夏布就像一朵開在內地,卻香飄海外的花,不是說不好,但從我內心來說,多少還是有點遺憾。”

向內而求走上“文化融合之路”

認為自己“必須做點什麼”的黃秀英辭掉了國有外貿企業工作,回家從父親手裡接過了當時瀕臨破產的夏布廠,開始了屬於自己的創業之路。

系列改革之後,黃秀英的夏布生意站穩了腳跟,出口額又重新回到了“千萬級”。

黃秀英的觀點來自於當前夏布產業遇到的瓶頸。“由於榮昌夏布是手工生產,一個熟練工5天才能織一匹布,按市價銷售一個月收入大概在3000元到4000元,導致年輕人不願意進入這個行業。”黃秀英認為,要想解決問題,就需要對整個夏布工藝和產業重新構建,根據市場的多層次需求,挖掘夏布文化底蘊生產不同附加值的產品,讓市場重新認知夏布,也讓工人有機會通過精進技藝得到更多收入。

作者 陳茂霖“從銷量的角度看,海外才是我們榮昌夏布近三十多年最大的傳統市場。”24日,“加合夏布”掌門人黃秀英看著店里滿牆的榮譽,有些感慨地說。

引進有一定市場的新品種原料;將一些工序從工廠化的集中生產變以村級為單位的分散生產;將傳統的先生產後銷售模式改為訂單式銷售;引進海外資本進行戰略投資;規範信用證、TT付款等國際市場標準的交易模式……

“我們很多好工藝為什麼會越來越少見?其根本原因就在於沒有去適應時代,失去了自己的市場。”黃秀英說:“這種適應有產品和工藝等生產層面的,也有交易規則、銷售模式等運營層面的,想讓在我們家傳承了好幾代人的夏布繼續傳承下去,我就必須做點什麼。”

在繼續鞏固海外市場的基礎上,黃秀英將企業做強的希望放在了“向內而求”四個字上。

“1987年,我爸在做夏布生意聽說深圳那邊有香港客商要收高品質的夏布,就一個人扛著兩匹夏布過去了。”黃秀英告訴記者,由於她們家對深圳那邊的情況不瞭解,父親沒找到傳說中的買家,就在集市、口岸等地方轉了很久;後來因為太累,就枕著夏布在羅湖賓館旁邊的路上睡著了,沒想到有位做進出口貿易的港商在路過時一眼看上這兩匹夏布,不僅當場花錢買下,還給黃良謂一個裝有10萬元定金的密碼箱,讓他回榮昌專門生產高品質夏布。

黃良謂不負所托,回到榮昌後立即組織起人手辦夏布廠,讓榮昌成為了一個質量和產量都有保證的夏布生產基地,其產品銷售香港、臺灣地區以及日本、韓國等海外市場;這個過程中,黃秀英家成了改革開放後榮昌第一個“萬元戶”,家裡的夏布廠也成了榮昌第一家自營進出口企業,一個車皮的貨值就在70萬美元以上,而這段傳奇般的經歷也在當地傳為佳話。

1997年,一場席卷亞洲的金融風暴,讓榮昌夏布產業經歷了嚴峻考驗,也讓大學畢業一年多的黃秀英心中,對家族傳承了好幾代人的老手藝,有了發自內心的“時代追問”。

商海浮沉引出夏布產業“時代追問”

重慶8月24日電 題:黃秀英:想讓夏布從海外“香”回國內

出生於重慶榮昌區盤龍鎮夏布世家的黃秀英畢業於四川外語學院,其父親黃良謂是改革開放初期就從榮昌出來“闖世界”的傳奇人物,並一度被外界稱為“夏布大王”。

對於黃秀英家來說,夏布紡織是每一個家庭成員必備的技能。圖為黃秀英在織機演示夏布製作。 受訪者供圖 攝

圖為紡好的麻線,因纏繞的形制不同分別被當地人成為“麻團”和“麻芋”。 陳茂霖 攝

“想讓夏布從海外‘香’回國內,就需要我們從傳統的‘手藝人’‘生意人’向‘文化人’轉型;因為在這個時代我們面對的市場不僅僅是以前的鄉親和收貨的行商,而是需求不同,文化各異的消費者群體。”黃秀英說:“近年榮昌研發出的夏布摺扇、夏布服飾、夏布畫、夏布香包等新工藝的新產品,不但受到廣大消費者的普遍歡迎,還進入了北京人民大會堂,走進了全國‘兩會’,這個過程不易,但機遇也是顯而易見的,我想接下來有了‘文化’加持,夏布產業有機會成為榮昌發展的新動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