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之间暴雨-要求物业在暴雨中立即派人为其维修马桶作结

【航海王】

最近,在戛納電影節上備受關註的韓國電影《寄生蟲》,引發了廣泛關註與討論。影片對貧富、階層差異等社會話題的討論,溢出了影片本身的審美意義,在輿論場激發了強烈共鳴。

8月10日晚間,時值上海暴雨,因為家裡的馬桶發生了堵塞,而小區物業又因暴雨,遲遲不願派人上門維修,這位作家憤怒地發佈了一條斥責物業的微博。然而,和一般的抱怨不同,或許因為剛剛看過討論階層差異的《寄生蟲》,她在控訴的同時,竟然表現出了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表示自己因為覺得“大家都不容易”放棄了在暴雨天叫外賣,大談特談起了自己“理解他人難處”的一面。

然而,就在各路影評人各顯身手,對電影展開評論的時候,一名年輕的上海女作家,竟然僅憑一條看過《寄生蟲》後“有感而發”的微博,讓自己以負面形象登上了熱搜榜單,不得不說顯得相當諷刺。

其實,嘲笑也好,諷刺也罷,並不是網友的終極目的,而只是網友對於這種“網絡上等人”不滿的表達。互聯網的初衷,本來是成為聯結人與人之間關係的橋梁,增進不同社會群體之間的相互理解,但是,在實踐當中,我們常常遺憾地發現,不同的人群在互聯網上“人以群分”,形成了一個個由偏見包裹起來的信息繭房,甚至激發了許多不必有的社會矛盾。唯有打破這種虛偽的“悲憫”,不同階層之間真正的理解方能到來。

顯然,微博作者既沒有看懂《寄生蟲》想要探討的階層差異問題的本質,也對她在現實生活中接觸的弱勢群體缺乏真正的同情之理解。當暴雨降臨時,身居豪宅中的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究竟多麼幸運,因此才會把自家馬桶堵了這樣的事情當作是不可忍受的極端痛苦。與此同時,她也並不真的關心那些風裡來、雨里去,在大城市裡過著艱難生活的底層勞動者,而只不過是在“理解他人難處”的想象中自我催眠而已。當她與這些底層勞動者並無利益衝突的時候,她會以一種想當然的方式去施捨自己的善意——譬如在大雨天不叫外賣(同時讓外賣員失去賺錢的機會);然而,一旦她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害,這份虛假的善意就會迅速消隱無蹤,而轉化成對“服務”的冷漠索求。

人們為何厭惡“聞得出地鐵站味道”的“上等人”

很快,這條微博就成了廣大網友的眾矢之的。這條微博之所以引燃了網友的怒火,一是因為發佈者流露出的對自己身份的高看以及對弱勢群體的俯視,二則是因為其“悲天憫人”的姿態與其最終要求物管人員冒雨為其維修馬桶的做法之間的巨大反差。從本質上看,前者是成功人士常有的狂妄,後者則是心口不一的虛偽。公眾普遍嚮往人人平等的公正環境,因此難以接受既得利益者居高臨下的狂妄。人們固然欣賞悲天憫人的高尚情操,但向來痛恨戴著善良假面行自私之實的虛偽之徒。這樣的微博激起眾怒,一點都不令人感到意外。

楊鑫宇 來源:中國青年報

除了悲天憫人之外,這條微博的行文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幾乎處處都在提醒別人註意作者的“上流”身份,“小2000萬的房子”“聞得出別人身上的地鐵站味道”之類的露骨表述更是令人備感尷尬。更荒謬的是,就在作者藉著對《寄生蟲》的感悟,表達了半天自己的善良與高貴後,最後竟然話鋒一轉,要求物業在暴雨中立即派人為其維修馬桶作結。其反轉力度之大,實在令普通讀者猝不及防,一時不知該作出什麼表情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