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展出-常书鸿1947年创作的油画《敦煌农民》中

【美国将恢复死刑】

第三部分“敦煌之花”主要展示常沙娜的花卉創作。第四部分“新絲綢之路”展出了江南織造府研究所“花開敦煌”系列服飾、絲巾、錢包等產品,體現了民族品牌的傳承與創新。策展人黃炫梓說,常沙娜是生活美學的大師,她把莫高窟中的圖案拆解開來,將敦煌藝術元素融入我們的生活中。這也呼應了今天文化產業的發展,我們要瞭解中華民族的文脈傳承,從傳統文化中汲取好的創意。

展覽第一部分“遠方的呼喚”以圖文並茂的方式回顧了常書鴻輾轉於巴黎、北京、昆明、重慶、敦煌的經歷。深紅色的展牆襯托著絢麗多彩的畫作,給人強烈的視覺衝擊。常書鴻1947年創作的油畫《敦煌農民》中,身穿藍衣、頭戴白帽的農民坐在暖黃的田埂上,造型朴實敦厚,用筆簡練而精微,常書鴻對這片土地敏銳的觀察和真摯的感情體現得淋漓盡致。

“親愛的爸爸,我終生聽著您的教導要弘揚滲透敦煌的文化藝術。今天清華藝術博物館舉辦了‘花開敦煌’父女作品展,我們又相見了!”88歲高齡的常沙娜拿著一支黑色記號筆,在以敦煌花卉圖案為底紋的簽名牆上,一筆一畫寫下她的心聲。

在敦煌工作的幾十年間,常書鴻積極組織修複壁畫、搜集整理流散文物、撰寫學術文章,並臨摹了大量壁畫。此次展覽展出了莫高窟北魏第254窟《薩埵那捨身飼虎》、第257窟《九色鹿本生故事》、西魏第285窟《苦修圖》等臨摹精品。和這些作品掛在一起的是常沙娜的臨摹作品,西魏第288窟《說法圖》、中唐第159窟《文殊菩薩圖》《普賢菩薩圖》等,規模宏大、層次豐富,它們都是由常沙娜在13歲至17歲間完成,展現出她過人的藝術天賦。

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副館長蘇丹說,此次展覽的主旨是“守護與傳承”,希望它能引發當代人思考如何繼承和發展中華傳統文化,“展期恰逢暑假,讓青少年通過展覽感受前輩的精神和品格,這是高校博物館應盡之責任”。

常書鴻出生於浙江杭州,1927年赴法國里昂美術專科學校學習油畫,1943年毅然決定到敦煌安家落戶,是第一任敦煌文物研究所(敦煌研究院前身)所長,直到1982年才調回北京。常沙娜13歲時來到敦煌,17歲赴美留學,歸國後在清華大學、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任教。受父親的影響,她多年致力於敦煌藝術教育與推廣。1946年春天,為了宣傳敦煌藝術,常書鴻和15歲的常沙娜在蘭州舉辦“常書鴻父女畫展”。73年後,他們的200多件作品在清華大學重聚。

近日,“花開敦煌——常書鴻、常沙娜父女作品展”在清華大學藝術博物館開幕。展廳中,常沙娜手輓敦煌研究院院長趙聲良,在一幅幅藝術作品和舊日報紙文件前駐足,追憶父親與自己的點點滴滴。

展覽第二部分“不忘初心”呈現了常沙娜根據敦煌壁畫所整理、創作的裝飾圖、服飾手稿、設計作品等。一款和平鴿絲巾上,潔白的小鴿子穿梭於石窟藻井的紋飾間,這是常沙娜為第一屆亞洲及太平洋區域和平會議設計的國禮。如果說常書鴻是敦煌的“守護神”,常沙娜更像是洞窟的“解密人”。1951年,她被破格聘為清華大學營建系助教,在林徽因的指導下,將古典壁畫中的精美圖案萃取出來,嘗試將它們融入現代藝術作品中。常沙娜指著人民大會堂宴會廳天頂的照片說:“我在設計方案里運用了敦煌的蓮花圖案,建築師和我說,雖然好看,但不實用。於是我連夜加班修改設計,把設計和功能、材料結合起來。”展出的水粉畫稿中,花卉樣式與通氣口、照明燈巧妙結合,外圈的小圓燈呈現出項鏈般的裝飾效果,兼具美觀與實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