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朱常-此時朱常洛已「兩夜未睡未粥

【旷工看李荣浩被罚】

萬曆是明朝在位時間最長的皇帝(在位四十八年),泰昌是明朝在位時間最短的皇帝。

明史研究者李潔非先生說:「『一生二旦』,指女樂中一位扮演小生的演員,和兩位扮演旦角的演員;朱常洛這夜上演『挑滑車』,一人獨挑三員職業青春美女,甚而車輪大戰,由此病體纏綿。」

圖:泰昌帝朱常洛\資料圖片雖然鄭貴妃與朱常洛已經一哭泯恩仇,但她心裏仍不放心,畢竟,朱常洛已當了皇帝,隨時可以對她「反攻倒算」。為了保全自己,她決定先下手為強。

客觀地講,床上的風光無限,只是朱常洛的業餘生活,不能掩蓋他在政治上的作為。比如:在父皇咽氣的當天,朱常洛就下令取締了飽受詬病的礦監稅使;萬曆年被燒毀的三大殿一片荒蕪景象,朱常洛也下令重建皇極門和皇極殿;被萬曆皇帝貶謫的官員也被他重新起用。「一月之間,善政種種」,稱:「光宗新政」。只是這些新政,持續時間太短,不到一個月,就駕崩了。

對付男人的辦法,除了哭,還有色。對付皇帝,更是如此。普天之下,皆為王土。普天下的女人,也都是王的女人。因此,給皇帝進獻美女,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不僅不會引起任何猜疑,而且更能體現進獻者對皇帝的忠心耿耿。

(「乾清疑雲」之三,題為編者所加。)

此時,距離朱常洛登極,過去了整整一個月。

只是鄭貴妃獻上的美女,有些不同尋常。史書上用「女樂」一詞來描述她們。所謂「女樂」,不僅長相出眾,而且媚術妖嬈。

朱常洛越是有為,鄭貴妃越是心虛,擔心他有朝一日報復自己。她策劃梃擊案未能得逞,於是改變策略,先用美女淘空他的身體,再用通利藥讓他身體虛脫,最後以兩粒紅丸一擊致命,這樣的「三部曲」,滴水不漏,步步驚心,終於殺人於無形。

那一天是八月二十九日,鴻臚寺丞李可灼聲稱有仙丹進呈,朱常洛聽後,心中立刻有了撈到救命稻草的感覺,說:「有鴻臚寺官進藥,何在?」大學士方從哲說:「鴻臚寺丞李可灼自雲仙丹,臣等未敢輕信。」朱常洛力排眾議,宣李可灼,將那枚紅色仙丹(紅丸)以人乳調和,吞了下去。初始,感覺輕爽舒暢,精神好了許多,也有食欲了。朱常洛覺得不過癮,在申末時分(傍晚五點)又服用一枚,感覺安適如前。大臣們也被這神奇的紅丸被振奮,說沒事了,大家可以回家,洗洗睡了。

八月十四,鄭貴妃命司禮監秉筆太監崔文升給皇帝進了一副藥,名叫「通利藥」。其實這通利藥沒有什麼特別,不過是瀉藥而已。此時朱常洛已「兩夜未睡未粥,日不多食」,服用瀉藥,還不如直接給他一刀。果然,服藥之後,朱常洛一連瀉了三四十次,瀉到了站不起來的地步,證明這通利藥貨真價實,不是假藥。

服過了大瀉之藥,再服這種火力強勁之藥,兩度相反的藥力,把朱常洛徹底擊垮。

於是,乾清宮的歷史上,發生了至為荒淫的一幕:「是夜,一生二旦俱御幸焉,病體由是大劇。」

朱常洛登極剛剛半個月,他就趴在床上,沉痾不起。

歷史學家分析,紅丸,就是紅鉛丸,而紅鉛,就是經血。《廣嗣紀要》雲:「月事初下,謂之紅鉛。」宋明代表性的春藥,就是以紅鉛、秋石、辰砂等為配伍,用時另以人乳調之。從朱常洛服用後的表現看,紅丸大概會含著一定性激素,使其精神一振;藥力刺激以外,也不排除所謂「迴光返照」的作用。

朱常洛的命運,則為「樂極生悲」一詞,做了最形象的註解。

支撐了半個月,龍體未見好轉,「明宮三案」中的第二案「紅丸案」,就在此時發生。

得到的消息讓他們大吃一驚:卯刻時分,皇帝已撒手人寰。

問題是,這樣的力氣活,並非只有一次,而是夜夜風流。或許,朱常洛被禁錮得太久了,一旦放縱,就沒有止境。他抱著娛樂至死的決心,迎接著女樂們每晚的挑戰,終於,他到了「頭目眩暈,四肢軟弱,不能動履」的田地。

次日(九月初一)五鼓方響,紫禁城還未在晨光中顯出它的輪廓,諸臣就突然被宣入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