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射洪新闻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張籍將朱慶餘的詩文在“朋友圈”中傳播

【美国延期禁华为】

但在科舉考試前夕,朱慶餘仍和眾多舉子一樣,心中焦慮。他認為自己與張籍只是一面之交,對方能否在主考官面前替自己美言,心中沒有把握,又不好明言,便寫了一首題為《閨意》的七言絕句,呈給張籍。詩曰:“洞房昨夜停紅燭,待曉堂前拜舅姑。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詩中的“停”不是停止,而是安置之意。停紅燭,即讓紅燭點著,通夜不滅;“姑舅”並非姑姑和舅舅,而是指公公和婆婆。《爾雅·釋親》解釋說:“婦稱夫之父曰舅,稱夫之母曰姑。”按照古代風俗,頭一天晚上結婚,第二天清早新婦才拜見公婆。詩的意思是新婦在紅燭光照中妝扮,等待天亮,好去堂前行禮。但是由於心裡沒底,便低聲問丈夫自己的打扮是不是很時髦呢?能不能討公婆的喜歡呢?錶面上,此詩是寫新婦拜見公婆前惴惴不安的心情,實則表達一名應試舉子面臨關係自己前途的科舉考試時的不安和期待。

張籍將朱慶餘的詩文在“朋友圈”中傳播,並極力稱贊。由於張籍當時已是著名詩人,在社會上有著很高的聲望,許多人把朱慶餘的詩文繕寫吟誦。一時間,朱慶餘在京城名聲大振。

張籍一看,便知其意圖,於是,也寫了一首詩回答。詩雲:“越女新妝出鏡心,自知明艷更沉吟。齊紈未足時人貴,一曲菱歌敵萬金。”越州出美女,鏡湖是越州的名勝,齊紈是齊地(今山東省)出產的貴重絲綢製成的衣服。詩的意思是一位越州美麗的姑娘剛剛打扮好,出現在鏡湖的湖心,邊採菱邊唱歌。知道自己光彩照人,但是卻因為過分愛惜自己的“羽毛”卻又沉吟起來。雖然有許多姑娘身上穿著綾羅錦緞,但是採菱姑娘的一曲採菱歌抵得上一萬金哩。這首詩錶面上也是寫美人化妝之事,其實是告訴朱慶餘,你就不必擔憂了,像你這樣出類拔萃的考生,主考官一定會垂青的。朱慶餘的詩寫得巧,張籍也答得妙,文人相重,酬答巧妙,可謂珠聯璧合,千年來傳為詩壇佳話。

果然不出所料,朱慶餘在寶歷二年(826年)金榜題名,高中進士。後來官至秘書省校書郎,《全唐詩》收其詩177首,輯為2捲。

朱慶餘正猶豫彷徨,一個官員模樣的人路過,看到朱慶餘的狀態,料定他是進京趕考的舉子,便主動上前與之搭訕。此人是水部員外郎張籍,韓門大弟子,其樂府詩藝術成就很高,與王建齊名,並稱“張王樂府”,且喜歡提攜有才氣的年輕人。交談中,張籍見朱慶餘談吐不凡,才思敏捷,很是欣賞,於是讓他把以前寫的詩文拿來一閱。朱慶餘喜出望外,連忙從行囊中找出書寫好的26篇詩文呈上。張籍看後,感覺詩意清新,描寫細緻,愛不釋手,承諾一定轉交給主考官,請朱慶餘放心。說完便急匆匆走了。

唐代的科舉制度由魏、晉的九品中正制嬗變而來。當時的科舉選士不僅要看考試成績,還要考察平時的才能表現和社會聲譽,即“行捲”。於是參加科舉考試的士子將自己平時感覺比較滿意的詩文加以編輯,寫成卷軸,投於主考官,以便他們在閱卷時參考,綜合評定分數,決定取捨。因為唐代科舉考試試卷不糊名,考生的信息是公開的,士子們為增加及第的可能和爭取名次,樂此不疲,形成了一種風尚。但是參加科舉的學子不能私下直接向主考官遞交行捲,要找社會上有地位的人代為轉交,或高官顯貴,或文壇翹楚。之所以這樣,一是因為他們與主考官關係特別密切,有機會將行捲推薦給主考官,並可與之通榜,即共同決定錄取名單;二是他們的朋友圈都是社會上層人物,傳播後能在社會上形成美譽,提高知名度。

唐敬宗寶歷元年(825年)秋天,越州(今浙江紹興)學子朱慶餘赴京城長安趕考。千里之外,舉目無親,找誰向主考官遞交行捲好呢?他很是發愁。